• 有钱人我 - [说话]

    2010年1月21日

    年少轻狂的时候(喷),有个人很阔气,送了我许多天涯积分....(又喷,太幼稚了吧当时。)什么天涯钻戒/天涯月饼/天涯鲜花/天涯蛋糕/天涯熊宝宝/.......时不时地送我些。

     

    然后我就想起更年少轻狂的时候,某一天河马大人她对我说:咱们去天涯社区结婚好唔啦?(那时候她还很爱我,被我吃得死死的)我说:好啊你赶紧去查查结婚需要哪些手续。结果过不多久她就回来了:唉,在天涯结婚登记居然要积分,咱们这些光潜水不发帖的穷瘪三,结不起!

    这就是“贫贱夫妻百事哀,没钱婚都结不来”的杯具。

     

    所以当我突然积累了一笔巨大的虚拟财产时,于是就想起了大河马。我像个楞头青小子那样找到她杠杠地说:现在我有钱了,咱们去天涯结婚吧!结果,人家抛我一个大白眼:脑残谁还玩这个,赶紧往我支付宝打130,我要买花雨伞莱卡内裤。

    这就是“钱来了爱却已经留在了过去”的杯具。

     

    2010年的1月21日,当我知道了那些虚拟的货币能帮我开通一个“天涯百宝箱”功能,而这个功能可以让我在水贴泛滥的当代社会实现“只看楼主”功能时,我为这笔善款终于有了用武之地而欢呼雀跃,我颤抖着双手登录天涯想用掉这笔钱中的很小一部分,来购买一个传说中的百宝箱。然后我发现---

    天涯已经取消积分购买这个选项了!我只能选择用手机充值5块或者10块钱包月才能实现只看楼主这个梦想.....

    这就是“奸商我顶你个肺”的杯具。

     

    天涯社区奸商我顶你个肺!

     

    今晚的我,守着一堆虚拟的天涯金币,不禁望洋兴叹,此起彼伏。

    那位盆友,我知道你还在持之以恒地收看我的博客,说真的,能把你当初送我的这些废物,折点现金充到我的手机卡里么?手机党在天涯爬楼,实在太阿弥陀佛了。

     

    ...或者....包个“天涯百宝箱”的半年卡送给我?

     

    唉,倷是好人。

     

  • 路路 14:20:59
    我们隔壁的狗一直在惨叫等你来玩它

  • 你想象中的我的样子 - [说话]

    2010年1月19日

    觉得我龟毛又冷血?是,我龟毛又冷血。

    公车一定要靠里坐,最好还是后面一排最靠左的那个位置。

    停车时轮胎要和白色车位线平行。

    (怪癖太多导致现在一时语塞想不出来了)

    还有你永远都不知道哪句话会让我突然翻脸,连礼物送得不合心意我都会生气好几天

    不喜欢朋友的朋友来和我搭讪

    不喜欢衣服上有纽扣,

    不喜欢人家总是说哦恩呵呵

    我不喜欢你 就算你送我一套房子,我会把房子收下然后还是继续不喜欢你

     

    可有时候我的皮气偏偏又很好。连皇太后大河马都经常夸奖我说“你对傻比以及坏蛋的忍耐力已经到达了无人能及的境界”。她说“拜托,say no就那么难?!”

    不光对傻逼和坏蛋,我在喜欢或者爱的人面前,也完全就是一个好皮气的孬货。

    我由0容忍直接变成什么都能容忍。你骂我,我嬉皮笑脸地躲,你打我左脸,我不仅凑上右脸,我还会问“两瓣屁股要吗?”

    只要你叫我,就算我在坟墓里,也会涌出一种力量,跟着你走。(《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我靠这句太装逼了)

    ------------------------------

    觉得我贤惠?是,我很贤惠的。

    我会烧菜洗衣服种菜刷墙修马桶和遥控器。

    爱做手工,显得特女人。

    我擦地得用日式擦法,搞出来的地面光溜溜的能用舌头舔。

     

    可有时候我又特别懒,懒得洗脸洗头洗澡换衣服。

    躺下了就懒得爬起来,起来了又懒得撩开被子,上了车就不想到达终点站。

    我拥有强悍的收纳整理水平,可是很多时候,这水平都PK不过我的破坏力。

    被我糟蹋得像爆炸现场一样的客厅,我都不忍心拍下来给你们看真的。

    我可以用半小时收拾出一个可以直接邀请家居杂志过来拍摄的温馨的家,然后用一个星期慢慢把它搞成微型垃圾场。

     

    ------------------------------

    觉得我不好看?对,我的确不好看。

    试想,一个身高连160都不到的女人,就算她的脸蛋能修炼到范冰冰的级别又怎样,哈比人的背影,照样还是会让她从男人的眼光中直接被KO出去。而且伴随着年纪慢慢大起来,雅诗兰黛的眼霜抹不平09年出现的第一条细纹了,自己都感觉两颊随着地心引力的方向投奔而去。早晨披头散发没洗脸没刷牙/内穿秋衣秋裤外套珊瑚绒睡衣的样子,如果快递小伙他看过我的博客,他会觉得我贴的那些照片都实在太他妈虚伪了。

     

    可有时候我又觉得自己挺好看的。

    剪了一个特别适合自己的发型,或者穿上特别适合哈比人我的衣服。绿色或宝蓝色开衫,可爱的T恤加上牛仔裤。

    然后认真地把自己捣哧一下,搞个时毛的小啾啾发型,露出我杏感又温柔的大额头。我和猫们在一起,和狗们在一起,浑身上下散发着乳白色的气场。

    路过可以反光的玻璃我都会驻足不前---这个镜子里的女人是谁?为什么这么可爱!

     

    --------------------------------------

    觉得我应该一辈子都记得一些人?是,曾经我觉得会。

    有好几次失恋的时候,那种挠心挠肺,一根筋地认为,失去的这个人,就是世上最好的,就是最适合自己的,几乎想去天涯论坛发帖子说《JMS,有没有人和我一样感觉到自己失去爱的能力再也没法这样爱一个人了?》

     

    可后来我很杯具很杯具地发现,某一天居然发自肺腑地心想说“当初幸好没有和这个人在一起”。我不再主动关心这个人的任何消息,不再假装已经忘记,甚至还能自然而然地和闺蜜刻薄他几句。

    时间啊,我的妈,你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最终用它来寻找到了光明。

     

    ---------------------------------------

     

    觉得我早就忘了你?是,看上去你如此微不足道。

    或许我们从没有过任何对话,你只是寄给我小礼物,一张猫的卡片,或者丑得要命的手镯

    你不会在留言本留言说“亲爱的,我觉得我们好像,你简直就是另外一个我”

    但我的书,你都买了,即使它不好看,即使你根本不做手工。可翻书的时候你觉得我俩的心贴的挺近。

    即使我有时拿刻薄的话开你玩笑,你还是愚忠又宽容地原谅了我。

    你默默来,默默观望,默默走。

     

    可最终有一天你会发现,瓦,原来你一直留在我心里。

    我记得你的名字,记得你每一次出现说过的短短的话,记得我出的问卷你曾答过一个99分

    你送的礼物虽然丑,可我还是拍照了。

    每次我看到那些照片,都觉得你锉得超级可爱。

     

    ----------------------------------------

     

    这些,可能只是你想象中有关我的少少一部分。

    但不管你怎样想,我都不会是你想象中的那个样子。

  • 挨姆搔瑞 - [说话]

    2010年1月17日

    晚上熄灯后---

     

    “怎么老闻到一股牛肉拉面的味儿啊?”

    “新买了个空气加湿器,可能是往水里头加了艾草精油的缘故。”

    “哦.......这样。”

     

    十分钟后。

    黑暗中传出幽幽的一句:

    “还是关了吧,闻着怪饿的.........”

  • 谢皇上 - [说话]

    2010年1月13日

    中午果然同小签一起吃饭了。

    为了表示隆重,涂了点睫毛膏(羞~)。

    席间我问她:好不好看今天我的眼睛?

    她满嘴酸辣土豆丝:“好看好看,跟奸妃似的。”

  • 美个屁 - [说话]

    2010年1月12日

    真是恨死小区超市买的三美牌红焖大头菜了,

    每次都害我多吃一碗米饭!

  • 小姐你这又是何必 - [说话]

    2010年1月12日

    傍晚在工作室,看着人一个一个走光。

    其实想叫个屁胜客的外卖,但到底是叫了以后在这边吃呢,还是回家再叫着吃。内心很纠结

    后来终于定下来了----

    在工作室叫,然后让他送到家里的地址。

     

    鄙人在下倒要看看,到底是外送员的电瓶车快,还是鄙人在下我的小短腿快!

  • 弱小者 - [说话]

    2010年1月12日

    签:好想和你一起食饭。明天中午一起食饭好吗?

    我:要食饭就今晚!

    签:不行,今晚要去婆婆家。

    我:墙尖!

    签:不要啊~

    我:你喊,喊破了喉咙都没人救你去婆婆家食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