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tel California》--    《加州招待所》

    《Say You Say Me》--  《曰汝曰吾》

    《Take my breath away》--《把俺的喘气儿拿走吧》

    《Country road, take me home》--《走国道,我回家》

    《Hey jude》--《黑猪》

    《Careless Whisper》--《不走脑子小声讲》

    《Je m%60appelle Hélène》--《村里有个姑娘叫伊莲》

    《God is a gir》--《上帝不带把》

    《yes! today once more》--《好,今天人家还要》

    《Yesterday once more》--《耶稣他爹玩什么》

  • 表达 - [说话]

    2010年3月1日

    “人家我本来很幸福的生活,就这样被你破坏了!”

     

    ------------在老谢反复强调明天必须去幼儿园报道后,老谢的儿子豆豆不禁悲从中来,声泪俱下地控诉。

  • 一个小草迷~ - [说话]

    2010年2月20日

    年里吃到了生平最好吃的草莓。

     

    好吃到什么程度呢?

    好吃到我至今还留着那个装草莓的破箱子,妄想以后的某个周日,联系到箱子上的这位“宁海前童镇葛先生”,然后飞车去他家的草莓棚做个快乐的摘炒莓的小姑凉~

     

    好的草莓,身材是匀称的,纤侬合度的,浑身上下没有任何伤疤,没有拉过双眼皮,没有打过肉毒,从鼻尖到脚底,都散发着苍井优的甜与酸。

     

    嗷~想去前童镇葛先生家摘草莓。

    我过年期间备受摧残的容颜,星星眼,紧紧望住你的方向。

  • 墙壁上的鲸鱼 - [说话]

    2010年2月7日

     

    在客厅墙壁上的光影。

    当时觉得它真好看啊,但是遗憾我越来越没有描述美好事物的能力。

     

     

  • 更年期 - [说话]

    2010年2月4日

    太讨厌过年了,真的,想起来就很烦。

     

    一临近过年,所有人都像疯了似的。

    超市都是人,人山人海的。放着热闹的咚咚呛音乐,听着听着就特想穿上唐装朝谁鞠个躬;

    每个人的兜里都好像揣着花也花不完的钱,;到处都找不到停车位,随便一停又被抄牌;垃圾短信变得特别多,后面署上名的那种群发押韵打油诗也属于垃圾短信,今年谁都别发给我;路上都是飞来的冷炮,不小心就会被炸到衣服;碰到一些不得不应酬的亲戚,讪笑,被问收入,继续讪笑,被突然拍肩膀,心中暗自怒火,被3到4个不服管的小孩包围,讪笑,给红包,但没人给我红包......最要命的是,快递小伙儿们全部赶回家过年,所以快递都停了,买点什么必须出门,再也不能依赖马云了,问谁都是笑眯眯的一句“不好意思哦亲,年前不发货啦。”

     

    把我埋起来吧,用沙子也行,黄土也行,粪也行

    埋起来吧,越深越好,别让亲戚们把我扒拉出来。刨个坑,把我丢进去,用铁锹压得严严实实的,过了春节再挖出来。

    或者有那种快拉的进度条么?可以从12号嗖一下拉到初八?

    初八,阿弥陀佛,世界终于清净了。

     

    过大年?

    过他大爷年啊!

     

     

  • 抓周 - [说话]

    2010年2月1日

    这是他第一次带这个女孩儿回家。

    很喜欢,但此时她还没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女朋友。

     

    她把随身的包小心翼翼放到沙发上,转过身,看到了那些书。

    果然像所有曾来过这个房间的人那样,发出一声轻叹:呀,好多书。

    “挑你自己想看的。”

    然后他点燃了一支烟,靠在沙发上,看着小而白的手指尖慢慢拂过书架。

     

    这本是他最钟爱的.....这本他从来没有兴趣翻看......

    而她的手指到底会抽出这硕大书林中的哪一本?

     

    他目光慈祥而热切,就如同一个父亲凝视自己正等待抓周的女儿。

     

  • 开往冥王星 - [说话]

    2010年1月29日

     

     

    旅途里,也许好运的你,能遇到许多令你喜欢和愉悦的人。

    你们经过红色有院子的旧楼/倒映在天空中亭亭如盖的树木/一丛在夜色里发出奇特光芒的假桃花/咩咩乖的食草动物餐厅/还未到开放季节的樱花/正在被雾气慢慢灌溉的林荫道/对面画廊隔着玻璃蹭人的胖猫/想拥有但最终没有拥有的真的芳香腊梅/一个漫长的红灯和一个短暂到只能过一半马路的绿灯/

    你还收集了女朋友们的微笑眼神/不知名的咖啡馆里买一杯赠一杯的焦糖咖啡上甜度刚好的奶油/一块洗手的香皂/正午之前叫人温柔到发软的阳光/洒到围巾上的蜂蜜柠檬茶/她正在翻看的那本《酒红冰蓝》/灰色的雨点/打车的路人黑而庞大并且没有任何LOGO令人艳羡的伞/带着重量的画册和书/糖果/料理店木头桌子上的粗糙纹路/黄色苹果和橘色的橙/被剖成两半但两半都属于我的草莓/清晨的鸟叫/

    如果你不是一个吝啬的人,那么也应该留下些什么才妥当。

    但我并不会去费力猜想。

     

    当猫和老鼠循坏放到第四遍的时候,天色就慢慢暗起来。

    你正在去的路上或是已经在归程中?

     

  • 试想一个被北方的暖气宠溺过的人,还有什么勇气再回到冰冷刺骨的南方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