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说话]

    2010年3月8日

    发现自己上次在两个电脑之间倒资料,结果把几张珍藏的帅哥照给整没了。

    不由得悲从中起,原来世间万物真的都索浮云啊?

    吹个鼻涕泡,心情太沮丧了。

     

    所以,今晚答应你的事情没能完成也不想完成,sorry。

    明天再给你发邮件吧。

    就酱。

  • 标题党 - [说话]

    2010年3月8日

    桃花汛,名字看起来像春天那么回事儿

    可今天冷到必须穿秋裤还得打空调

    膝盖以下瓦凉瓦凉得堪比表白过后被拒的心

    工作室对面五楼人家的雨棚花纹像蚯蚓,真是恶趣味的审美

    霞霞桑说不喜欢我最近写的博客了

    我对她表示了不敢苟同的想法

     

     

     

     

  • 是的 - [说话]

    2010年3月7日

    “你这个人,有时候很可爱,有时候又很可恶!”

    “哦?我有可恶的时候?是可爱得令人嫉妒的时候吗?”

  • 随便写 - [说话]

    2010年3月7日

    越来越明白,一些好的文字,好的书能带给人优质向上的心情,而不是颓废的消极,混混噩噩的状态。

    去年陆续买了点书,有好几本都感觉看不下去。但如果硬着头皮抛开杂念仔细看,又觉得非常有意思。恩,这些书,一定是几年后的我会喜欢的,先留着。

    还有段时间,任性地在当当买了堆言情和穿越,说实话,那时候看快餐书看得我整个日子都显得灰噗噗的,人也很痴傻,胸无大痣。现在回想起那段还是有点后怕,唉,太散漫了。

    所以年前整理房间,就潇洒地捐掉了一大批。泪,全新的啊几乎。当然,也选择性地留了几本“经典”(比如三宝借走到现在都没还我的那本),给将来的小孩。因为万一是个女孩子,青春期的时候总需要来点言情小说做做启蒙读物的吧。我自己至今都还记得,初一暑假从我爸床头柜里翻出那本《烟雨朦朦》时感动到热泪盈眶的样子。肯定是舅妈借给我妈的。舅妈以前应该是个文艺女,我喜欢她。

    --------------------------

    更绝的是,昨晚和闺蜜在qq上聊天一直聊到凌晨两点。寒,聊完后用句俗语来形容就是“心潮澎拜而久久不能入眠”。不幸早上8点多就被电话吵醒,有点怒!

     

    下午的时候去三江买酸奶,发现没有我喜欢的那种简装光明。拿了伊利的,果然不怎么好喝,下次坚决只买简装光明,宁缺勿滥。

    还有,最近在学习妹尾河童的俯视画法,很有意思,就是画久了容易肩膀疼。

     

    哦,还有,今天晚上或者明天必须做一个大扫除。

    做了好几天的内心建设,再也不能容忍自己坐在一堆垃圾里面了。

     

    最后,你们相信2012年12月22日是世界末日吗?

    我看着像。据说现在太阳旁边都是UFO.....而且地震那么多。

    妈的,12月22日,也就是说再过两天就是我生日它都熬不住要爆炸,人生在世了无生趣,

    对我好一点儿,行吗?

  • 每次看完一遍收藏夹里那些喜欢的女人们的博客,我就失去了写任何东西的信心。

    她们能让我有时哭有时乐有时嫉妒有时爱慕,就像个恋爱中的傻子。

    和这些人相比,我产出的真的只能称之为情绪垃圾,还是不可回收那种。

     

    唉,不过暂时也只能这样了,

    所谓人各有志嘛。(呆立..............)

     

    再吃个长鼻王,然后去工作。

     

     

     

     

     

  • 私藏 - [说话]

    2010年3月5日

    几年前喜欢她写的书,追着她的博客看。

    不过这个女人太龟毛,总喜欢删删隐隐写写,有时写一篇隐一篇,还老换地儿,换到后来我都烦了,不愿意再去看,就跟情人之间闹了别扭似的。

    可最近又在无意间发现了她的新博客,写得真好看啊,简直完全又升华到了另外一个新层次,有些瞧上去吧,只是单纯的记录,可越看越美妙。最关键的是,语句之间她变可爱了许多。瓦,我很高兴(其实关我什么事?)

    虽然近几年,我已经很少去羡慕别人的生活。可看了她所描绘的,还是情不自禁向往了一小会儿。

     

    赞同宝玉同学的说法,女人一旦妙起来,绝对要比男人丰富得多,生动得多,可爱得多。

    而且我最喜欢看的几个博客,都是女人写的。

     

    想我拿出来和你们分享?

    拜托,才不要嘞~

  • 傻不傻啊我? - [说话]

    2010年3月3日

    一直以来,都非常想知道,看我博客的人里面,有没有以下职业呢

     

    空姐(这个最好奇了)/中央电视台的(任何职位)/房管局//电器安装人员/列车员/顺丰快递的/钢琴10级的/电视台或者电台主持人/50个员工以上的公司老总/驾校老师/城管/明星(如果是赵文瑄我就乐死了)/医院院长/船长(大小船体都可以)/政府官员(区级以上)/情敌(或者前男友的现女友现老婆)/网络警察/宠物店老板/外国人(看得懂吗?)/

     

    有吗各位?能不能留个言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

  • 微个距吧 - [说话]

    2010年3月3日

    好些日子没有微别人了。

     

    有阵子特别迷微距。

    比如小鸡在睡觉,我和它并头躺着,痴看它,看着看着,就会忍不住去拿相机,用微距头拍它胡须/嘴巴上的点点/脚掌/白肚皮/卵蛋。唉,其实挺无聊,何况镜头也不够好,但就是拍了,还喀嚓喀嚓一大堆,拍完心满意足瘫在沙发上回看,情不自禁暗骂一句:我靠,都什么垃圾啊。

    去菜场的时候也是,看到新鲜的蔬菜(特别是没被蹭破皮的蘑菇)和水果(草莓!当仁不让),又或者肉的纹理(有点血腥)。菜场太美好了,令人牛年往返,可是,试问哪个傻逼会在去菜市场的时候,左手拎个篮子,脖子上还挎个单反?!

    还有一次,早晨起来文艺细胞狂飙了,想去小区里面拍“春天含着鹿珠的花草数目”。雄赳赳挎着相机(还带了俩镜头),结果在路上碰到三楼的那个笑眯眯化学老师,他说:“唷,出去旅行呐?” 我当场就羞愧了。

     

    最近不想拍照,提不起劲儿。(最近其实除了好吃的,别的都没劲)

    过年这件事把我的整个心肝肺,整套小宇宙都捣成浆糊抽干净了,骑马得到四月五月出去扎扎实实耍上一趟回来才能缓过神。

    不过今天上抠抠遇到很久不见的一个人,对我说:好好当我的偶像,别瞎闹。

     

    我就又乐了。

    这人其实挺迂腐的,您说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