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艳阳天 - [说话]

    2010年5月13日

    昨天晚上做了一个英俊潇洒的梦,是关于油条和你。

    油条喜欢吗?地沟油条,又脆又香,佐厨邦美味鲜国宴酱油,

    无需洒细细糖霜就是美人儿一个。

    你的手很美,这毋庸置疑;脸蛋在梦里看不清,但估计也差不到哪里去,脚趾也美,虽然藏在球鞋里;衣服当然美,我说“楼主短我短我”,但你不肯告诉我淘宝地址。

     

    这位女士,每到一个特定的时刻,我就会神经病发作想念起你来呢。

    而且跟所有的人一样,看一遍你的文字就会重新把你爱上一遍,这种令人羞涩的SM情谊我轻易不敢启齿。

    虽然你脾气差得堪比江南,江南春如四季春如四季。

    但你才华横溢呀,怎么办?所以归根到底娇躏跋扈这些都是你应该做的。

    谢谢你,真的不客气。

     

    可你不该叫我大美妞,夸我心灵闪亮,还说会爱我一辈子。

    你这个大片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