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庭院深深 - [说话]

    2007年1月29日

    在深夜11点的飞机上
    我透过圆圆的机窗玻璃 看到外头挂着一轮惨白惨白的月亮
    月亮下面 都是厚厚实实黑心棉般的云层
    整个宇宙 都弥漫着一种安静到令人无法呼吸的 连时间似乎都已经暂时停止的灰色气息

    好八 我终于知道了
    做一枚人造卫星 是多么多么 多么孤独的一件事情

  • 一筒卷纸的尊严 - [说话]

    2007年1月23日

    他坐在马桶上 手里摩娑着我刚买的卷筒纸
    他说:“内个....你新买的...内个...卷纸,质量好像不大好啊那么薄薄的一层,好像擦大便的时候随时都会破掉呢...”

    我探进脑袋去:“这个可是牌子货!牌子货洁云!懂不懂的啊你!”
    他继续垂着脸摩娑着白色的卷纸:“内个...我不懂什么洁云不洁云的,就算再洁云它也质量不好啊那么薄薄的一层好像擦大便的时候随时都会破掉呢...”

    我铁青着脸冲进卫生间
    一把从他手里夺过卷纸 扬长而去

    你可以否定我
    但你不能否定我买的卷筒纸!

  • 不敢相信 - [说话]

    2007年1月21日

    我在卫生间找到一罐茶叶
    难道...他在那个房间...品过茶?....








  • 最后 感谢铥铥桑斥10元巨资给我买的这顶无限可能小黑帽
    她能证明 其实 如果摘下帽子 我依旧是一个书女 “肤白貌美显年轻”




  • 食言 - [说话]

    2006年12月30日

    昨天中央电视台说
    msn被地震震坏掉的那些海底光缆
    得修上两个礼拜才能恢复
    于是 我高高兴兴地群发了一些短信 通知了部分msn常用户

    可是今天早上
    我试着一登 居然就biu一下给登上了

    不是说好了要两个礼拜的么!
    他们怎么可以这样
    一点媒体公信力都没有

  • 思想斗争 - [说话]

    2006年12月7日

    穿着老爷的大毛衣 自以为十分“黑泡怕”地摇摇晃晃出去买东西
    付钱的时候 老板娘边麻利地帮我包扎 边满脸堆笑地问:有了吧?

    我愣了足足三个五雷轰顶的瞬间
    张嘴之前 清楚地看到自己即将面对的两难选择

    A:承认自己有了 然后得到老板娘的祝福
    B:否认自己有了 然后承认自己穿了男士毛衣肚子看过去显得狠大的事实

    思想斗争了一会儿
    我也满脸堆笑一副幸福表情地略带害羞地点了点头:嗯呐 四个月了。

    老板娘如释重负地大声说:我说嘛,已经蛮看的出来勒!

  • 吃水果 - [说话]

    2006年11月27日

    我吱哝着:要吃水果要吃水果要吃水果
    他看电视:好嘛好嘛明天就去给你买
    我继续吱哝着:我要吃屁果要吃屁果要吃屁果我的身体在喊需要维生素需要维生素
    他继续看电视:好嘛好嘛明天就去给你买苹果补充维生素
    我开始打滚:我今天就要吃到水果要吃到水果不吃到我会立刻死掉的
    他还是继续看电视:好嘛好嘛但是家里难道真的没有任何水果了么
    我狂热地打着滚:没有了没有了家里水果断粮了断粮了
    他拿着遥控器换台:好嘛好嘛那坚持一下明天就吃到屁果了
    .......

    然后他就不理我了
    我百无聊赖地一个人孤独地滚了一会儿
    爬起来 穿上拖鞋

    他终于警惕地放下遥控器问:你干嘛去
    我面无表情地回答:冰箱里还有一个萝卜 我去削个水果吃吃

  • 致无尽岁月 - [影像]

    2006年11月20日

    于清晨睁开双眼的短暂瞬间
    我看见
    那些草长莺飞的日子
    那些桃花开遍的日子
    那些掰着手指长散短聚的日子
    那些被贴上一个个纪念标签的日子
    那些如雀般盘旋在城市上空召之即来挥之不去的日子


    。


    岁月正在安静流淌
    放心
    我一切都很好。



    2006.1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