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四月-在北京的日子 - [影像]

    2007年4月27日

    一座大大的城池
    灰灰的天 灰灰的树 蚂蚁一样的人群
    我一点都不爱这个城市呀
    可是为什么每次一离开 就开始想念呢


    白天抬头 都是这样的高楼




    晚上抬头 还是这样的高楼 我们都是楼底的小人儿





    这个四月 还有鹅毛样的柳絮 哦柳絮这个东西 真是一言难尽 不信可以问我的红鞋




    终于了却心愿 学刘若英作风雅状手接柳絮
    无奈相机不够好 没有表现出鹅毛大絮的感觉
    震撼得多 多得震撼 鼻子抗议未遂
    图中确实是强颜欢笑




    好看的筷子 可以偷来当发簪




    太喜欢第三极书店 如果我在北京 周末就能带着干粮和水 来这里看免费书
    店里不让拍照
    所以没能拍到大落地窗前供免费看书的藤椅
    哦 简直好到没天理




    传说中的村里哦 我也终于是进过村的鬼子了




    什么全聚德便宜坊
    我哪儿都不爱去
    我就喜欢吃你每天早上给我炒的香香的猪油酱香豆豉炒饭
    过着脆脆的黄瓜片儿




    楼下就有的梅园奶酪
    格格爱吃 我们也爱






    没事的时候 我们就躺在阳台 玩“两只小脚丫”的故事
    “恋脚癖哥哥你好 我们是画贱贱和窗贱贱 我们的脚丫子可灵活辣 像蝴蝶一样呢” ...亲爱滴 你慢慢飞 穿过丛林去看小溪水....







    和小丫头在一起






    无聊的时候 让我也来学学天涯无敌的卡瓦一pose




    但 再卡瓦一 能卡瓦一过这个么
    你直接叫我某种动物的名字 我也丝毫不会介意





    最后的最后
    离开之前
    我要谢谢你
    这么多天的妥帖照顾
    以及放任我一天三睡的习惯
    平白浪费的许多好时光




  • 总有一天化作云烟。 - [影像]

    2007年4月27日

    在青岛,只要你有耐心,沿着海边的木栏杆 走一下午
    你就会看到一个不大不小的世界
    人们用脆弱的笔芯 记录自己的瞬间心情
    然后把这些爱恨情仇留在海边 任由风吹雨打
    总有一天 都化作云烟


    这直舒胸臆的问候 最能代表面向大海春暖花开的心情




    有时也会有刹那的悲观
    boder="0">



    这个问题 也许你也正在问




    一个忠贞不二的人 你们千万不要再打他的主意 虽然他留了电话




    我在这里留的字。如果你无意间看到它们,一定要拍下来给我看,我送礼物给你。




    这样的虔诚的要求,大海会不会感到好为难。




    想和他一起握紧拳头高喊三声,然后觉得浑身上下气脉都被打通了。





    不写字,我们就画画吧。





    面对美景,我们不能总是花前月下亲亲我我,偶尔也要关心些时事政治





    某日 唐吉柯德来过




    又曾有过怎样刻骨的爱





    到最后 还不是都化作云烟






  • 四月-我们的青青岛 - [影像]

    2007年4月26日

    青岛,一个安静的地方。
    住在八大关
    到处都是这样斜斜宽宽的路上,却很少有车经过,也没有自行车电瓶车摩托车的的街道
    树上还有好多雀巢咖啡




    走着走着,就看到有大坨的植物窜出墙头。




    或绿或红,让人眼前一亮。




    有个人牺牲自己做怪相 只是想用肢体语言告诉你们 这里的马路道又宽车又少 可以化作螃蟹横着爬




    旁边时不时有静寂的公园。
    有比如喜欢拿屁股对准你的喜鹊。





    或者对异乡客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老猫。




    再或者是一只喜欢翘着二郎腿的狗。




    还有装书女的一个人。




    装书女的一只鞋,可惜披头散发。




    沿着安静的路一直往下走,就是高高兴兴的一片海。




    海边童话般的尖顶屋。





    屋外美丽羞涩的新娘。





    在海滩,你爱怎么穿就怎么穿
    你永远不懂我伤悲 就像白天永远不懂夜的黑。





    红到叫人发癫的樱桃





    后来的后来 果真就突然发癫了




    然后又装忧伤之类的




    被发现装文艺,于是悻悻又闷闷不乐




    不如一起装阿好好玩 肤白貌美显年轻



    但画贱贱说绝对不能在房间里吃会掉碎沫子的东西 可是我好饿于是趁她洗澡




    好啦,就这样吧。如此美丽的地方,居然找不到人可以帮着拍照。
    于是把相机搁在鞋子上鞋子搁在包包上包包搁在草地上




    海边暮色沉沉,
    我们吃吃睡睡走走躺躺,又是一日。




    我们的青青岛。
    我的乌鸦。
    我来过了。也许经过你的屋前。




  • 四月-在凤凰涅个磐 - [影像]

    2007年4月26日

    这是一个想了许久念了许久,终于走去的地方。
    清晨醒来,目光所能碰触到的都带着湿漉漉的烟雾,混杂着早炊柴草的尘世味道。




    过了清晨,再晚一些,它也更清晰些。
    开窗就是这样的风景。
    沱江上不停歇的,是山歌声。常常在歌声中被吵醒,又在歌声中迷糊睡去。





    午后沿着狭小的街道,经常可以看到这样打盹的老人




    又或是这样靠着缝纳出售民族花边谋生的妇女,大都穿着苗族服饰,这个是例外。





    通常铺子当口挂着几种腊味,鱼阿肉啊,这个八戒更是威风凛凛,几乎可以直接拿来当面具戴呢





    小小的镇里,有着许多美丽的小铺子。小铺子的背后,都藏着些锦绣故事。华美的珠片织锦裤晃了人的眼,到底有谁会舍得穿上身去。





    漆木镯子的红,也会红到人心里。





    去苗寨的路上,看到赶集的人。





    土楼前晒的蓝色衣服,几件T恤混在苗族布褂里





    寨子前面是池塘,满满一个池塘的浮萍。





    苗鼓咚咚敲的我头晕,酒是一口都没喝,但是她们的笑,那样真挚。





    寨子里的狗是慵懒的狗,斜斜探出了半个头。





    门前土墩子边,下斗兽棋的小孩。





    原来头巾是最好的收纳盒,这个老人的头巾里,藏着一个旺旺仙贝。





    随手一抓 就是这样脑袋大大玩得满头汗的孩子,对镜头一半的排斥一半的好奇。





    在这里的午餐,吃的狠美味。酸酸辣辣的味道,还有铁锅残存的气息。





    如果你见过她,你就会说“天仙妹妹算什么”。
    我忍不住拉着她抱着她给她东西吃和她搭讪,一边想象她将来的模样。









    阳光再烈,头再昏,脸再像猴子屁股一样红,还是忍不住和她留影一张
    简直要被她的光彩射伤了。只好自卑地把颜色调暗些。






    窗外夜来了,夜走了。
    沱江歌起了,歌停了。
    凤凰那些潮湿安静的日子
    再也忘不掉了。

  • 有关形容默契的 - [说话]

    2007年4月5日

    最窝心最贴心最称心的一句话

    大丫头 11:22:27
    如果我们俩是残废 我们一定可以双贱合壁

  • 梦境 - [说话]

    2007年3月27日

    黑暗中 我和格格并排躺在厚厚的棉被下
    一只花狸猫轻轻踩过我和她的脖颈 然后跃上窗台 消失在夜色里

    沉默了许久
    格格对我说:亲爱的 感受到了么 这个就是猫阿

  • 当熊熊和麻麻在一起 - [影像]

    2007年3月25日

    也只有这个时候
    我的周身才会洋溢起圣母麻利鸭一般的光辉......




  • 春天里的那一对儿 - [手工]

    2007年3月20日

    新做的小布偶




    帅男兔 职位CEO





    美女猫 职位COO



    两位都是高级白领 百忙之中去踏青 真是叫人羡慕的一对儿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