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文]

  • 喜羊羊暖洋洋灰太郎 - [影像]

    2009年10月25日

     

     

     

  • 在湖边 - [影像]

    2009年10月20日

     

    那天其实做了不少挺二的事:

     

    穿着高跟鞋翻越了一座山然后又翻回来

    跟好几只白乎乎的小猪崽合了影

    欢呼着放飞了一群孔明灯

    一气儿吃了三份芝士焗薯蓉

     

    但是去看了湖,还拍照牛念了。

     

     

  • 姜花辣么凉 - [影像]

    2009年9月24日

     

    姜花是栀子的姐。

    它们都美艳,但姜花个性比栀子更犟。

     

    它们的味道香得别致又偏门,轻而易举唤起我们对某个特定季节的特定回忆。

    栀子是白棉短袖上衣,碎花长裙,绵绵的细雨和总是湿漉漉的墙。

    姜花是湖蓝中袖开衫外套,成堆的红色柿子,是长假,是天高云淡一眼望不到边。

    栀子的味,是绿蚁新酿酒,红泥小火炉,是轻剂量春药。

    而姜花的味,确确实实属于一种孤独的冷,迅速掠夺房间的每一个角落。

     

    栀子是蔡卓妍,抿嘴一笑,空气里的灰尘都甜到融化。

    姜花是钟欣桐,她只不过淡淡看了你一眼。

  • 你的模样 - [影像]

    2009年9月20日

    再牛逼的肖邦,都弹不出你的忧伤。

    再牛逼的相机,都拍不出这个小城秋天最最真切的模样。

     

     

     

     

  • 清洁 - [影像]

    2009年9月18日

     

    我想我还是很幸运的,遇见许多好的人。

     

    去看湖么?我想去。

    我们在湖岸边静静坐一会儿,天黑之前回家。

     

    初秋的味道是淡淡的惆怅,叫人总想表达些什么又无能为力,至少我这么觉得。

    而你呢?

  • soon - [影像]

    2009年9月12日

     

    还没来得及好好体会夏天

    夏天就离开了

    还没来得仔细设想秋天

    秋天就在早晨推开窗的时候涌进来了

  •  

    现在一年合起来写的字,估计都没那时候一个月写的多。

    今天连写一个“聘”字,都要别人从手机里面打给我看了临摹才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