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
  • ...[全文]

  •  

    总默默在惦记着我的温暖的人啊

    你让我觉得被突如其来的小雨点砸中了心扉

  •  

     

    我老了,需要记忆

    你还年轻,需要学习

    假如我忘记了歌词,你还记得曲调吗?

     

    我听到一只鼓在讲述一条溪流

    道路在横越溪流,溪流在横越道路

     

    哪个在先?鼓声问

    乐曲站在溪流一边

     

    如果我们相遇

    我向你走过去,有没有关系?

    歌词问:你有精力吗?

    乐曲说:我们跳舞吧。

     

    我老了,需要记忆

    你正年轻,需要学习

     

    我们一起跳舞吧

    我们一起跳舞吧

    我们一起跳舞吧

     

     

  • 我心里碰不到的那束光 - [影像]

    2009年12月22日

     

     

    说实话,OPI这款颜色真的很美....很女人。

    我很享受地默默涂完,然后默默地坐在书桌边对着光线欣赏了一小会儿。

    最后,默默地用洗甲水洗掉了。

     

    它适合那种腿长手长/杨柳细腰/蜜蜂屁股/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风情公主

    像我这种成天做家务/扛锄头/背棉花/修马桶的矮个儿佛手柑小苍蝇......就还是算了吧。

     

  • 有鱼 - [影像]

    2009年12月9日

     

     

    我一直爱着句别人看来俗的要命的话:

    “选择自己爱的,然后爱自己所选择的。”

    摩羯座的我,近乎钻牛角尖地执行着这句话。选择一个人或者一件事,然后慢慢应证当初的选择。

     

    09年收到的第一张贺卡,心底被橘黄色的暖光照了一下。

    卡片中的最后一句也正是我想说的。

    谢谢你,也祝你年年有鱼。

    愿我们能在日后漫长岁月中应证彼此。

  • 魏河马 - [影像]

    2009年12月6日

    photo  by  大河

     

     

    我怎么能不爱大河马呢?

     

    她给我拍照时太有爱太有耐心了,常常动不动就说:“啊呀小猴子这样很好,姐给你喀一张!”她一定是真心觉得我美/贱/欠抽/咸会/才会主动这样要求的吧。

    她也不像普通的人,匆匆按个快门看一眼回放然后说“很好很好这张很好”,也不像有些人,险恶地借位把后面的红旗竿子拍到我的脑袋顶上。

    关于拍照,她真当是恋人般地宠爱着我啊。她揣摩我的最佳角度,捕捉我稍纵即逝的神情,甚至为了给我拍一张文艺装逼照而爬到高高的石头上踮起她的小短腿。更加难以置信的是,为了我,她特意布置了一个光线优异有如摄影棚般的主卧室!(好吧,这点是我幻想但是你们可以看上面的样照,她家卧室的光线难道不是摄影棚效果?)

    这一切导致被宠坏的我,只要陌生的镜头一对准自己,就人中拉长/鼻翼扩张/假笑/大小眼/。可怜见的,我还不是名人呢,却已经开始用上御用摄影师了。

     

    魏征死的时候,唐太宗哭屁了。他拽着文说:“夫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古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我常保此三镜,以防己过。今魏征殂逝,遂亡一镜矣。”

     

    大河马,你就是朕的魏征!

    额滴神呐,朕太想念朕的魏河马了。

     

     

  • 人蛋如菊 - [影像]

    2009年11月30日

     

    一个女的,她在百忙之中,还不忘洗瓶子插花抽空来搞一下文艺工作,

    请问这是怎样的一种神经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