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
  • 湖水上的苔 - [影像]

    2009年8月23日

     

    那是我幼年时曾遇到过的一个湖,

    湖水微澜。

    只要有小风吹过,

    成片成片的藻类就随着风的方向荡漾起来。

     

  • 裙子和我 - [影像]

    2009年8月17日

     

    葡萄占据了下午三点到五点;

    铅笔字迹占据了空白书页;

    野草和花籽占据了花园;

    红灰色的裙子占据了我的整个夏天。

     

  • - [影像]

    2009年8月6日

     

    当时那一刻时间是静止的

    接着窗外就下起雨来

    房间里开始涌进灰尘和草的味道

     

  • - [影像]

    2009年8月6日

     

    起初总觉得有许多话想要讲

    但到后来都被淹没

  • 小物质 - [影像]

    2009年8月4日

     

     

    ↑雅顿身体乳,很清新的绿茶味道。夏天用长瓶子,冬天用带橘色粒子的矮罐。

    这个,大河马也爱。

     

     

    ↑对于我这样喜欢喝露露的,这不知道牌子的洗面奶适合我。

    杏仁味儿,洗得干净又不紧绷。

    就快用完了。请问能再送我一罐么?

     

     

     

    ↑雅诗兰黛的眼霜和精华,是用过的精华和眼霜界中,难得真能看到点效果的。

    人近中年就会开始依赖这些。

     

     

     

    ↑Oshadhi 家中要常备的花水,我喜欢玫瑰花味的。

    这个不粘,很清澈,可以当爽肤水,也可以敷脸。

     

     

    ↑别致的香水,分别是“洗衣间”“雨后的花园”“青草地”

    我爱DEMETER这个特立独行的品牌。(其实我还想试试“蚯蚓味儿”和“安全套味儿”)

     

     

    ↑Crabtree,同系列一款园艺大师的手霜更好用,不过已经用完了。

    这个是蔷薇的,味道胜于效果。

     

     

    ↑视觉系当时完全被中间那颗甜蜜的心击倒了。

    幸运的是,效果也很不赖。YSL,3号色,想试试么。

     

     

    ↑同一品牌的明彩笔,比我箱子里任何一款遮瑕都要好用些。

    关键是它保湿啊。

    能保湿的遮瑕多难得。

     

     

     

    ↑Lohashill,这个好,这个价廉物美,保湿隔离兼遮瑕,我喜欢囤。

    但要小心囤到假货,极有可能囤到假货,非常非常有可能囤到假货。

    谨慎!别在网上买

     

     

     

    ↑这个大米粉也好,价廉物美

    我有象牙色和自然色。

    不知道假货多不多?

    也许我用的就是假货..........

    如果我用的是假货,那么.....我的这个假货质量不错!

     

     

    ↑亮甲油?搞不清是什么

    但挺好用。

     

    -------------下面开始鸡肋组合专场----------------

     

     

    ↑娇兰的幻彩流星+流星粉刷+Benefit的猪油膏

    有名的鸡肋三人组。

    钱多烧的慌么?那么请尽情买来,还有B家的蒲公英粉,液体腮红

    买来可以不用,就纯粹摆着看看好了......

     

     

    ↑这个其实算不上鸡肋二人组。

    实话实说,MAKE UP的粉底还是不错的。

    但躺着的这个眼部遮瑕....我当时肯定是被帅哥施咒了,毫无疑问

     

     

    ↑你们,要当心它。

    娇兰的粉,就是外表好看了些。

     

    ---------------------------------

    以上只是我个人的物质使用感受。

    别提任何使用方面的问题啊,我这人可不耐烦了。

     

     

     

  • 浮生六记 - [影像]

    2009年6月2日





    这个城市的六月
    早起时开窗的空气,是辛辣的香

    粉红色大片的蔷薇谢得一朵也不剩了;
    有时候傍晚突然下场酣畅的大雷雨
    满树白色的栀子就热烈又毫无保留地开放起来;

    栀子是最让人为难的花
    它美且香
    但它有虫子
    不仅有虫子,它还短暂
    它的香这样浓重奢华,有种奇怪的让人叹息的力量


  • 小可爱 - [影像]

    2009年5月18日





    早晨发现院子里的萝卜成熟了,红果绿缨子,怪漂亮的。
    只是,那么小小的几粒,到底该怎么吃才好呢?
    真是叫人又开心又为难啊.....

  • 它们的一些小故事 - [影像]

    2009年4月22日

    最早的一些时候,它们住在小区进来左拐走到头的一楼露天阳台的废弃的电脑椅子上,一起并排躺着晒太阳。兄弟两个的花纹很互补,白底黑花是弟弟,黑底白花是哥哥。

    后来,我经常路过,看到它们就会热情洋溢地乱取名字打招呼,有时还带着猫粮默默放在楼下的小花园里,躲得远远的看着它们。

    再后来,只要我路过那个阳台,叫一声“喵喵”,电脑椅子上就会嗖地探出两个小脑袋,然后白底黑花的弟弟就会喵地叫一声,之后迅速跑下来,慢慢尝试接近我,小心翼翼地吃掉猫粮。但黑底白花的哥哥就从不下来,只是在高处严肃又警惕地看着。


    再后来,弟弟吃猫粮的时候,就允许我在它旁边了,还允许我对它说话。

    再后来,即使弟弟在很远的地方玩,听到我的声音,也会喵喵叫着跑出来,在我脚边绕来绕去。如果许久不见,它还会蹭我的腿,让我摸它的脊背,喂猫粮的时候,我叫它,它就满嘴含着猫粮嗷呜嗷呜应着我的声音,好像在漱口哦。

    再后来,可能有别的大猫占领了那个阳台,弟弟就被赶到旁边大路灯的上面安了家。而哥哥不知去向。

    再后来,弟弟跟我到了家门口。于是我在院子台阶的雨棚下,放了棉垫子、水盆和食盆,定时喂点东西和水。有时候早上起来,拉开窗帘就能看到它躺在垫子上晒太阳。有时候走到书房,能看到它跟小鸡两个人正在隔着玻璃安静地看来看去。

    昨天早晨,我在院子里拔草的时候,居然看到了黑底白花的哥哥。它走过来和我对视了一会儿,然后又慢慢走掉了。
    好开心啊,要知道纵然弟弟也很可爱,但我也一直很欣赏哥哥的骨气。
    这只高高在上有骨气的猫!知道它现在很好,我就放心了。

    几张弟弟的照片。










    接下来是弟弟边慌乱地吃着猫粮边应答的声音。
    (友情提示:只听一遍就够啦,多听了 我的声音很烦人的啊...)

    音频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