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日子(一) - [说话]

    2010年8月23日

    1、"隐身对其可见"是种情意;"在线对其隐身"是种嫌弃。

     

    2、哎我发现阿,很多人对于情感,最在意的好像并不是浓厚度,而是专注度。也就是林妹妹的那句“这是单送我一人的,还是别的姑娘们都有?”---是拥有20全给你,还是拥有100然后平分给五个人?你同样都得到了20,但前者却成全了一些微妙的占有欲。而且这感觉并不仅仅拘泥于恋人之间,很神奇。

     

    3、今晚的月亮不是半圆,不是满月,也不是橄榄,更不是细长的芽。那种四分之三不到一点的尴尬形状,就算有人想为它写一首诗都无从下笔。

     

    4、北京,你的秋天我从未得见。

     

    5、吃饭的地方有个小孩在大嚎:"我的隐私!我的隐私!~"纳闷呢,路都走不稳的屁孩儿居然还有隐私?后来又侧耳倾听了一下,..原来是"我~的~椅~子~"..

     

    6、考虑了一下,觉得什么文化文艺圈、微妙政治圈、商界精英圈、中产阶级小资享乐圈、八零九零酒吧夜店圈...这个圈那个圈都好复杂好危险..甚至就连家庭妇女圈都暗流汹涌纷争连绵,贵圈们真乱,所以还是"在家画圈圈"最安全。

     

    7、唷~猫子表情好严肃,生气啦?摸摸小毛爪那我给你讲个笑话吧:从前有只猫子很生气,于是他走进一家咖啡馆说:“给爷来份长岛冰茶不加冰!!”服务员盯着他的脸看了一会儿,说:“啊先生你的脸好长,请问你是匹马吗?”

     

    8、情话都是虚的,只有定情的金项链永垂不朽。

     

    9、一只小狗在路上很迅速地跑着,但它的腿好短好短哦,几乎都快贴地飞行了。

     

    10、咬整只鸡腿的时候,会出现当大灰狼的快感。

     

     

  • 小神秘 - [说话]

    2010年8月11日

    之前,我曾经有几次这样想过:

     

    “要么去给你主编的杂志投个神秘的稿吧。”

    “写个故事,里面加几句我们之间才懂的暗号。”

    “还要取个狗血的笔名什么的”

    “如果最后审稿的时候,你发现了这么一篇,到底会怎么想呢?”

    “看到那个笔名你就知道是我啦哈哈哈哈哈”

    “...算了,下辈子我还是当一个男人吧,对于泡妞这种事我真是肯花心思”

     

    不管怎样,先买一本你的杂志再说。

    杂志我看了,好看啊。

    是要有一颗怎样少女的心,才能做成功这么一本少女的杂志呢?---

    第7页我流泪,66页我哭了,然后102页.....我看到自己博客上的文章.....

     

    好,不用尝试投稿了

    我很满意。

     

     

     

     

  • ...[全文]

  • - [说话]

    2010年7月2日

    我觉得,说A星座总是被B星座控制,或者说A星座总是栽在B星座手里,应该是这样解释的:

     

    你去饭店吃饭,第一次点了一道菜,吃完,发现并不适合自己的口味。

    但邪门的是,只要你去这家饭店,就会忍不住手欠又点了这道菜,并同时安慰自己说:“也许这次做出了的味道会不一样也难说哦。”

    毫无疑问,每一次都很杯具。

     

    后来,你打算索性换一家饭店。

    菜单拿上来,你随便点了一道没听说过的。上来一看,我勒个去的,又是之前那一道!只不过换了个名字,用的材料和味道简直一模一样。

    于是怒了,叫厨师长出来。

    ......还是原先那家的厨师长,只不过人家刚跳槽过来而已。

     

    懂的人,应该懂的吧.......

     

    -------------------------

    另外,小鸡,上辈子一定欠了能酱很多。

    因为能酱控小鸡。

     

     

  • 有同感 - [说话]

    2010年7月2日

    某女看红楼,看到第10集,忍不住给前男友发了条短信:

    “终于知道古今中外名著里哪个人物的性格最像你了。”

     

    对方光速回复:“贾宝玉?”

    惊:“你怎么知道???”
    回:“昨天收到一条短信就这么说的。”

    好奇:“谁和我这么有灵犀?”

    回:“前前女友....”

  • 两只狗 - [说话]

    2010年6月29日

    有两只狗在建筑工地门前的沙堆里玩沙子。

    都是纯正的华田犬,而且还是那种滑稽的眼镜儿狗。

    其中一只用后腿亢奋地刨沙,半湿的沙子就像雨点扬起来,另外一只在扬起的尘土里进行沙浴,它敞着四肢打着滚,让沙土落在自己脏脏的肚皮上。

    刨土的那只玩着玩着就一脚踹在打滚的那只屁股上,然后两只狗又假模假样地掐起架来。

     

    它们看上去无忧无虑,好开心啊。

     

  • love song - [说话]

    2010年6月23日

    我把窗打开了四分之一,工作室的这扇窗又大又方,朝右望出去有好几棵绿的树。还有一些粉色的夹竹桃,草地很翠,落了许多狭长的叶子。

     

    这是一幅专门供人发呆放空想心事的画面,该配点音乐。

    豆瓣电台真好,就像男朋友。从第一次见到的那天开始慢慢磨合,“我喜欢这样,我不喜欢那样”,然后它终于变成了一个熨帖又温柔的人。多想在电台听到自己最想听的那首歌,就像在地铁中邂逅昔日恋人。

    “也许有天再相逢,说声好久不见,沉默了”,这是它现在播放给我听的歌曲。

     

    爱,真的是好残酷的东西。曾经要死要活,留到后来真能记得一辈子的又有多少呢?

    都是浮云啊。

    那些写出牛逼歌词的人,十有八九都是被爱推倒过的人吧?还有那些走路时遇到的拿着手机播放经常被我嘲笑的网络歌的民工兄弟,他们心里也一定藏着小小一团属于自己的爱的火焰吧?谁知道呢,以后不再笑他们了。每个人都拥有自己决定和判断的权利。

     

    天色开始变暗了,对,这个时候的天空就应该是这个模样。

    今天没有下雨,然后路灯亮了,街上的人行色匆匆。

     

    怎么说呢,这个小城的黄昏。

    “我把这陈年风褛,送赠你解咒”,这是关掉豆瓣电台前,它唱出的最后一句。

     

  • 标你大爷题 - [说话]

    2010年6月11日

    围脖好在哪?

    首先,好就好在每次写都不用想标题,懂吗?懂的吧?

    为什么人生必须有主题?就像从小到大念的那些文章,先分层,再分段,还要概括段落大意,最后洋洋洒洒大放厥词写上中心思想。文章的中心思想很重要的,写错就会扣你5大分,而段落大意只值2分一个,所以鸡贼的我经常通过题的总分除以2,以此来判断文章的分段数。懂吗?应该懂的吧...

    没有使用过围脖的人,就没有资格评价围脖“喧嚣浮躁闹哄哄/搞些什么都不知道”。你没和人家处过对象,就说人家不善家政暴力成瘾晚上打呼亲戚难缠,是很没有说服力的!懂吗?懂的吧?

    围脖,对于一个不想经常开电脑/大部分时间都不在电脑前/并且拥有itouch和E71的人,就是居家旅行整人自娱的必备良药。关于这点,大家懂不懂就无所谓了。

     

    这里,特别指出还有一种“既想偷窥别人围脖里的家长里短却又连注个册都懒得甚至居然还振振有词出来留言指责围脖主人自私不考虑他人感受“的人,我只想无比温柔地学林志玲回一句:加油~滚你妈。

    和这样的人相比,另外一些人就可爱多了。虽然说实话,面对那些”无头像无内容无粉丝“的三无关注者,有时心慌意乱在所难免,但换位一想“至少人家千里迢迢折腾注册只为默默围观你一人”,且不管对方黑道白道,这份“我的心里只有你没有他”的邪恶情谊不禁又让人内牛满面了。

     

    不过,说了那么多,博客在我心里,却永远都是大奶,是正房,是抱着与之结婚的念头开始交往,是心之最终所系。

    而围脖最多是二奶,是小三,是红颜,是婚外插曲,是茶余饭后酒足饭饱闲得蛋疼。

     

    好了,今日匆匆在大奶处交完公粮,晚上准备带二奶去哪里耍耍。

    懂吗?想必应该也许可能懂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