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窗-曾梦想仗贱走天涯
  • 懂你 - [说话]

    2006年9月8日

    我从冰箱里掏出一个鸡蛋
    这照例是个普通的鸡蛋 不大不小
    唯一特别的是 它的蛋壳上还粘着一小簇白色的鸡绒毛
    这簇毛 应该来自母鸡胃和肚皮的中心点
    这些毛 曾经拥抱着每一个渴望重生的蛋

    我紧紧握着这只鸡蛋
    蛋壳坚硬而冰凉 一簇白色绒毛却抚摸我的掌心 带着它能给予我的所有微弱温存

    天地良心
    这是我第一次如此贴近一只鸡的内心

    它的爱
    它的恨
    以及 生离死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