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去云南玩了玩 - [说话]

    2011年5月24日

     

    没有照片,真不知道游记该怎么写。

     

    -----------以下是第一天在大理双廊的分割线----------

     

    1.双廊,是此行最喜欢的一个地方。

    在晴天客栈的亲水露台远望。

    啊。

    想朗诵个什么...

     

     

    2.“看不清具体身材”--让我对这一人一件的“橘子红了团服”格外钟爱

     

    3.在晴天客栈的亭子里,柔韧的她们分别卖弄了许多美丽又高难度的鱼加姿势。

    我完全不行,我是全身骨头咔咔响弯腰手指戳不到地面的硬姑娘,只好学江雪做了个难度最低的“阿弥陀佛”

    结果是,羞耻地想把照片删了。

    --这张照片里是慈祥的菩萨一样的江雪。

    (后面黑色水管去死)

     

     

     

    4.双廊的青尘,是家餐厅,设计很美,房间里种着大大几棵扶桑,院子里种青梅。兼卖令人流连忘返的酸奶和有点贵但还不错的衣服,有阿拉斯加雪橇犬一只,去还酸奶瓶时会带路。

     

     

    5.喏,青尘的雪橇犬,我微博上的“米线店故事”的主角。

     

     

    6.客栈房间里她们的剪影,窗外是苍山洱海。

    我是善于捕捉美的小天使

    结束这张以后,我们就开始了无比疯狂的室内拍摄。

    所谓的无比疯狂,就是指:“丈夫们完全无法想象的/在一个房间三个相机可以拍一上午的/不吃早饭不吃中饭中途只解手”的妻子们行为

    此举想必奶妈三人组也有深刻印象

     

     

    7.疯狂拍照的其中一张----我也有剪影!

    “装,继续装。”

    “恩,好的,最拿手了。”

     

     

    ----------以下是第二天去大理古城的分割线--------

     

    1.老城嘛,又是在云南,拍云在所难免

     

     

    2.好菜一碟

    我爱烤乳扇,我的心里全部都是烤乳扇。

     

    3.再来好菜一碟

     

    4.大理古城的水果(红毛丹 山竹)好吃,但光顾着吃没有拍照sorry。

     

    5.上厕所很贵要5毛一次,很生气所以没拍照sorry。

     

    6.民族服装照当然是拍了,但和两位裙装公主比,裤装云南米线店阿妹实在不敢贴出来。让我再考虑考虑.....

     

    7....考虑了一下还是准备豁出去贴一张....

    当时对着相机里的回放,可能在OS:“尼玛这么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昂睛!”

    ---这张谁夸我美,我就判断你为虚伪的人。

    还有背景中的小橘子,你是在捣酥油茶吗

    总之整个真的好好笑啊哈哈哈哈

     

    8.这位是裙装公主江雪同学

    你们说,我有什么勇气站到她边上去?

    凭我的身高还是美貌?!

    如果说她像是白天鹅,那么我就像只..................小鹌鹑

    哈哈哈炸鹌鹑好好味

     

    “就你美!就你脖子长!”我还没检举你裙子底下穿匡威呢

     

    好丧气,刚才强颜欢笑,我得去吃点儿东西才能继续。

     

     

    ------------以下是去了悲催的特码的丽江大研古镇的分割线------------

     

    1.唉,丽江。不想提了,行吗?!

    怎么会有这么恶心的地方

    披肩店隔壁是绣花鞋店,绣花鞋店隔壁是刻碟店,刻碟店对面是酒吧,酒吧旁边是酒吧,酒吧对面是披肩店,披肩店对面是绣花鞋店,绣花鞋对面是....

    而且,天杀的丽江没有烤乳扇,只有油炸的!我恨油炸

    而且,帅哥都没有。

    总之是要死佐。

    在丽江的一天我的灵魂都是死佐的.....

    我的躯壳挣扎着替我拍了几张照片

     

    2.在恶俗中寻找美的瞬间,我是发现美的小天使

     

    3.她们在绣花鞋店试鞋子,海屁死了。

    我在门口百无聊赖卖弄自己的指甲油和钱包。

    钱包很美吧,不过是在上海小橘子店里买的。

    忍不住哼唱“我像只蝴蝶在你的荷塘...”,哦,不对,是鱼儿。

     

     

    4.老年大学作品,噔噔噔噔~丽江天空之袜!

    凭心而论,我们在丽江住的阅古楼客栈还算不错。至少远离了特码的酒吧一条街,在山上。

    要去阅古楼,得爬山,吭哧吭哧,爬到高反(但我没有哦,于是江雪夸奖道:“真不愧是一气儿能跳两集郑多燕的人呐!)

    哼哼,得意了。

    途中经过一家很小的迷你店,买了有友凤爪,江雪买了两根火腿肠当零食(孬)

     

     

    5.没啥可逛,连个安静的地儿都没有。最后只能互相拍来拍去。

    好不容易等到这个门洞没有了“可怕的单手叉腰比V字要求女友用手机拍摄男”

    凑合着吧

    吵死了,当时我只想快点回去睡觉。

     

     

     

    --------以下是去了束河古镇,束河古镇安静很多的分割线--------

     

    在这里先感谢陌生的王呵呵,感谢她那些很长的私信,告诉我们在束河该怎么玩儿。

    祝她在束河的客栈生意兴隆。

     

    喜欢束河,安静又有很多快乐的狗。

    也许束河是没死亡之前的丽江。

    我们找到了一家不知名的餐馆,从中午坐到了黄昏。

    我还念诗了,肿么着,可以吗?!嫌我文艺就别看我博客啊!

     

    周云蓬的诗,几欲落泪。

     

    然后,下面的照片全部是在那家餐馆拍的,厉害吧

     

    1.很多狗,先是叼着私属毛绒玩具转圈圈的拉布拉多。

     

     

    2.还有“丢给我吃 丢给我吃二人组”

    右边内家伙连辣鱼头都啃,妈的太厉害了,狗子不可貌相

     

     

    3.注意这只其貌不扬的小黑,接下来的半小时后它将会有不俗的表演。

     

     

    4.来了,小黑,它返家半小时后,突然被主人套了一个伊丽莎白圈,这还不够震撼,更震撼的是它套着动物界的耻辱圈当街尿尿,那只超级辣鱼头狗谄媚地亲吻它的脚丫子。

    混乱的一幕

    令人感觉不虚此行!

     

    5.看完以上的场景,我陷入了沉思....

    沉思的我太美了

    令人不虚此行!

     

     

    6.把我从梦中惊醒的,是公鸡的打鸣声...

    有公鸡!宠物!

    可以在顾客的沙发上自由行走拉屎的宠物鸡,店员只是嗔爱地骂道:“下去,就你厉害!
    ”---温柔死了。

    背景是餐馆老板娘的油画像,神似。

     

    7.这位大伯对于我一身橘子红了的古装却狗啃泥趴在地上拍鸡,表示很不解。

    但,拍自己的鸡让伯们说去吧...(怪异的名句)

    小橘子则说“哇!这走地鸡爪啃起来一定很得劲儿吧”

    吃货

     

     

     

    -----以下是骑马划船最高兴的一天----------------

     

    1.我的马,吐舌萌照,得意之作!!

    一定是我太重了压得它无法喘息。

    今年的生日礼物可以是一匹小马吗?我打听过了,并不贵....而且我们可以把它养在我娘家...可以吗?

    (送我马送我马送我马)

    吐舌~

     

     

     

    2.看我马上英姿,有没有人马一体的感觉?难道不配拥有一匹矮脚小马吗?

    大家猜猜我当时是正在上马还是正在下马?

    答案是:正在挠痒痒。

     

    但依旧很美不是吗,连挠痒痒都那么美,唉。这样的人不拥有一匹马怎么可以

     

     

    3.走在茶马古道。

    我经常痴痴望着前面小橘子的背影,心想:“马背上的娘们就是够味儿哈”

    她当天一袭白长衣蓝裤子绣花鞋红头巾

    活像一个就要被土匪劫持的女人

    再前面的江雪则豪爽,她的马没有缰绳,而且爱小跑,而且她居然敢在下坡的时候双手持相机转过身拍我们!

    她才最该拥有一匹马....

     

    我的马,因为被剪了鬃毛,从上望下去特像草泥马。

    好!忍不住多次抚摸以解相思之苦

     

    4.羊精

     

    5.我拍羊精,她拍我拍羊精...画面里这妞儿太够味儿了

    “唷,它还懂得侧脸对镜头嘞!尼玛,摔”

     

    6.保护色

     

    7.史上最好吃樱桃应该评给它。

    三个女人边赞叹着“啊樱桃好好吃”边忙不迭地掏出相机来一通狂拍

     

    8.划

    到处都是水、云、浮萍。旅途接近尾声。

     

    ----------------------------------------

    有你们相伴,苍山的云,洱海当晚的月,都至此牢牢镌刻进记忆深处。

    感谢每一次旅行,让我更加热爱生活。

     

  • 晚间的散步 - [说话]

    2011年5月9日

    春和夏交接时,第一次换上薄裙子的那几天,最适合晚间的散步。

     

    今天饭后又出去,试着走了条从没有走过的路。

    穿越国道,过了个高速的涵洞,走在桥洞下面时,有隆隆的车声在头顶。涵洞只有十来米,几步之后居然别有洞天---

     

    先是看到了荷塘,暮色里只有叶子在又平又浅的河面安静着,星星点点闪烁的是晚霞和远处的灯。有老人家在捞藕,剪影起起落落。

    荷塘相邻的是苜蓿地,看不清花的颜色,只知道反正密密匝匝的那一片就是。

    之后是被整理得非常干净方正的庄稼地,也看不清种的什么。青菜,番茄或是萝卜,这一家的主人尽心尽责,田垄齐得可以用尺量,中间引水的沟也开垦得笔直,赏心悦目。

    垄边有个棚,棚里亮着昏黄的灯,那是人用来看守的临时居所。狗蜷在门前的地上,这些狗都忠心得很,凶哦。

    接着是两座矮矮的鸭舍,透过木板望进去,好好笑,几百只鸭子沉默地呆立着,也不叫,也不移动。但不知道为什么,大家就都突然嘎嘎嘎骚动起来。

    水田和沟里有青蛙偶尔叫几声,咕儿,呱,还有什么蹦出来又跃回去。

    吹过来的风太舒服了,夹着草木灰和牛粪味....

     

    于是就沿着这条乡道走啊走,聊天。

    我说:“那时写信多好,一点点的事,都值得写出来,寄过去等对方收到都要一周。但还是耐心地写,耐心地等。”他说:“知足些啦,至少你还经历过写信的乐趣,比我们小的那些人,都没有体会过这样的乐趣。”

    唉,可那正是我的痛苦所在啊--曾经拥有过这美好的记忆,但现在却不在了。

    人就是这样慢慢地依依不舍地变老的吧?

     

    继续走。

    他突然说:“哇,你看,有星星。”

    沿着他指的方向望去,真的看到一颗两颗,散在天际。

    鼻子一酸差点就要哭起来了,我说“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在家附近看到星星。”

    他说:“滚蛋。”

     

    路上还遇到另外一些同样在散步的人,但和城里经常遇到的那些不太一样。她们都穿着那种舒服的布褂子和府绸裤。有母女,做妈的面对着女儿,倒退着走,两个人笑个不停。

    也有路灯,暗暗的白色,洒在路上像月光。

     

    走到一个三叉路口,说,回去了好吗?

    于是就回头走,看到远处城市灯光连篇霓虹闪烁,仿佛又是另一个世界。

     

     

  • 你是猪啊你 - [说话]

    2011年4月20日

     

    猪不是你。

    你那么聪明怎么可能会是?

    所以猪是我啦,嘿嘿。

    “即使念再多书,大师兄也不会爱上你,因为你是一个死...胖...子。”

    虚弱地爬走。

     

    “最近有做什么新的玩偶可以送给我吗?”

    当然有啊,回头把这个寄给你,你就圆满了。

     

    喷,

    我是猪。

  • 没标题的日子 - [影像]

    2011年4月20日

    看照片好像不费什么力气,天气那么好,真想午个睡啊。

     

     

    1、我的小沙发和靠枕和毯子,在书房。摆拍,这样的照片其实很做作

     

     

    2、雨水还在叶片上,偷的山茶,下面是酸酸送的特力屋树杯。也是正经摆拍,做作,真受不了我自己。

     

     

    3、开挺好,粒粒皆辛苦,还有香味呢。我喜欢有香味的花,我是俗人。

    茉莉,苍兰,蔷薇,栀子

    鸡冠花没有味道,鸡冠花太像被阉割以后的硕大的公鸡冠子了,谁想出来的名字啊?

    太有才了

     

     

    4、后来花就陆续谢了。

    种植书上说“把盆中的球型根挖出,擦净上面的土,用报纸包好,妥善保管,明年还可以继续种。”可以重复使用的东西总是让我觉得性价比超高

     

     

     

    4、薄荷,居家必备,心情好。

    左上角半截被猫咬过,小鸡一喂这个薄荷叶就骚首弄姿,表情完全不矜持了。

    慎用。

     

     

     

    5、猫和男人。为了凸显猫的表情,而把男人拍丑了,挨木索瑞~

     

    最近快把我折磨疯了的:

    第一是我的博客,只要我动了想更新的念头,它就坏,性格真的很不好。但我也觉得自己的确有亏欠它,就算两清吧。

    第二是我养的铁线蕨,一直处于半死半死状态。有一个花店的人说浇水要见干见湿,然后又有一个花店的人说要经常浇,还得喷水。

    到底听谁的好?

    铁线蕨,我已经养死大概5-6棵了,难。

     

     

  • 蓬莱 - [说话]

    2011年3月25日

    那天晚上做了一个梦,不怎么好。

    不好的东西,我总是不习惯讲出来给人听,要自己憋着,憋到内伤吐血,五脏移位。

    对于事与物,我有着很强悍的消化系统

     

    恩,还是回到那个梦。

    当时凌晨起来尿了个尿,然后就开始了。

    梦里我站在一条大大的平坦路上,旁边吵吵闹闹簇拥着好多我并不认识的人。大家都在看着右边,那里有座高高的山,然后人群里的其中一个男的大声说:“骗人啊,根本就没有出现!”可是他的话还没讲完,眼前的山谷那里的土地突然拱起好大一个包,像是条龙要跃出来。然后另一个人马上喊:“天哪,真的来了!真的来了!”

    人群开始混乱,这时候我朝左边看,看到天边海啸卷着黑黑黄黄的土,披天盖地扑过来,

    房屋和树木像吸尘器那样被卷了进去。

    太快了。

     

    我屏住呼吸,呆呆地望着,真奇怪,当时并没有想到谁,也没有什么特别复杂的念头。

    “就是这样被吞掉了吗?那些人都是被埋在里面无法呼吸才慢慢死掉的吧?”

    -----我这样想。

     

    眼前一黑,海啸和尘土过去了。

    我清醒地知道自己此刻正埋在地底,头在下面,脚在上面,我的手紧紧护住脖颈。

    像个婴儿安静地睡在妈妈的子宫。

    空气正在慢慢变少。

     

    “就这样被吞掉了,周围好黑,感觉不到你们,都还活着吗?”

     

     

     

  • 友在远方 - [说话]

    2011年3月24日

    真希望自己在陌生又美好的小城醒来。

    晨光微敛,你在我旁边,抱个小枕头还在睡,还吧唧嘴。

     

    那一次我和你去青岛。

    我们在栈桥走,很不文明地在栏杆上写了字

    后来还去市场买了樱桃和草莓,接着走到不知名的什么公园,玩了玩秋千,再继续往前

    坐在草地上你给我拍了张鼻孔插花(迎春花)的美照

    然后花5块钱玩了捞金鱼的游戏,妈的两个衰鬼一条都没捞着。

    逛到下午我就困了,很无耻地说“我要回去睡觉!”

    于是陪我回酒店,你单独出去玩

    睡醒时你刚回来,塞我个桃酥饼。

     

    还有一次清明节你来我家玩....(是的清明节..)

    我带你去扫墓...(是的去扫墓...)

    哎呀其实那次也蛮开心,于是又拍了许多鼻孔插花(桃花和油菜花)的美照

    在桃树下流连忘返

    带你去兜了四明山,兜到吐。

    还去了福泉山看茶园,美吧?虽然是很简单的景致,但是夕阳照下来的时候,哈感人的。

    机场送你那天,看你穿蓝色卫衣的小小背影潇洒又迅速地消失在通道

    出来时我看着满天彩霞,不知为什么地牛内呢。

     

    接着时光再倒流,回到我第一次去北京内熟儿

    我们去了植物园,拍了我人生装逼史上中最装逼的各种文艺照,你游说我躺在草地把海藻般的长发全拨开来,你拿着相机俯拍,周围全是锻炼的老头老太。

    归途中实在太累,我们肩并肩睡着了。

    中老年回忆起这些场景,好丢人啊。

     

    继续倒叙,清明节之前的那一次,你来宁波

    我很过分地做了两件事情:

    1、家里热水器失灵,让你洗了半个冷水澡,冻得嗷嗷叫唤

    2、晚上我几乎都在书房自顾自玩电脑,留下小鸡陪你在卧室,你孤独地抱着笔记本,瘫坐床上。

    我错了。

     

    知道吗?

    直到某天你突然当了妈妈,有好长一段时间我回不过神,感觉自己失恋了,爱人被夺走了。

    我很自私吧。

    人生总在一边得到,一边又失去

    现在回想,每次一起出行,一起玩,相聚的时光,我都没有好好珍惜。

    悔不当初。

     

    河马君,狮子座是你,摩羯座是我

    好想你,突然想爱你,寨这拥挤的人牛里。

     

     

  • 乡村歌曲就是大俗话 - [说话]

    2011年3月4日

     

    -------------------------------

     

    以上播放的,是我很迷听的一首哦,在最近。

    尤其每当播放到“...and i need you now”那句的时候,就忍不住心酸得有想打个尿颤的感觉。

     

    刚才我让一个朋友听,并要求说“快把歌词信达雅地翻译给我!”

    于是他开始了(下面摘录片段):

     

    It's a quarter after one I'm a little drunk and I need you now

    (现在是1点1刻 我一人微醺 我现在需要你)
    Said I wouldn't call but I lost all control and I need you now

    (曾说过我不会再跟你联络但我已无法控制自己我现在需要你)
     And I don't know how I can do without I just need you now 

    (不知道没有你我怎么办,我现在就是需要你)

     

    ---------------------------------------

    “不知道没有你我怎么办,我现在就是需要你”----这样的句式成功把我逗乐得不行,跟藏人似的彪乎乎的柔情,“安红,额想泥~“,手里还得提溜着一瓶北二。

     

    还有那句“现在是1点1刻,我一个人微醺,我现在需要你”也特喜感,你们觉得呢?

    想起那个画面:一个女的,失恋或者暗恋,酗了点酒精度不高的猫尿,小脸红扑扑瘫软在地,房间里乱七八糟手机啊杂志啊包啊衣服啊面膜啊,电脑上还放着康熙来了什么,这个女的,用她的劣质小音箱听着格莱美思念着她的恋人,思着思着就嚎哭起来,又文艺又质朴。

    喷。

    ------------------------

    我说:这样翻真俗烂,你把我的爱歌糟蹋了我很生气。

    他说:有什么办法,乡村歌曲就是大俗话!

     

  • 赠予 - [说话]

    2011年3月1日

    礼物,表达的是对人的惦记。

    礼物,也是能记住一个人最世俗却最好的方式。

     

    一个幸福的人,总是在不停收礼物。

    -----这个幸福的人,就是我。

     

    礼物中的一部分来自自己爱的人,而另一部分来自爱自己的人。

    我爱的人,对我好,我也对她们好,这种彼此的付出理所当然,不想多提。

    让我心底最不安和挂念的,其实是后者。

    正是因为自己的付出远不如对方,所以会惴惴,会愧疚,会更加觉得无以回报。

    -----------------

    有一个姑娘,对我好。

    我昨天想起她,突然就像被春天的雨点打中了心脏,如果我说当时差点流泪不知道大家会不会觉得很恶。想起了她白白的团子脸,简单的小马尾。我去上海,找朋友玩,没心没肺经常顾不上和她见面,但是临走前她多半会发短信来说“等下有人送你吗?我来送你好吗?我们没时间吃饭了,直接送你去车站好吗?”

    “那送完我,你去干嘛?”

    “不干嘛,回家呀。”

    我们约会的地点,经常是各种地铁站的地下通道,最夸张的一次,是她直接坐车到上海南站,在检票处等我,就为了拉拉我的手,把她买的餐具给我,然后故作幽默地说些笑话,然后像个妈妈那样目送我离开。

    她在我生日悄悄寄了一堆非常美的本子给我,在零点写微博祝我快乐。

    还有在告别时塞给我的那个苹果,隔着乌泱泱的候车人流大声喊着:

    “喂,苹果已经洗~过~了。”

    真想哭,这句话像情话那样动人,整个场景就像当年的日剧,怎样都忘不掉。

     

    有一个姑娘,以前联系得并不多,现在更是几乎已经失去了联系。

    说实话我对她很一般,但她总记得我,出国去也是。在泰国,看到一家卖棉布的店,她很开心,请求主人让她给几款棉布拍了照,然后傻乎乎坐在网吧登着msn等我,第二天,泰国开始发大水,而我还是没有上线,也没有收到她的跨国短信,最后只能悻悻地离开。

    但她回国后就买了块棉布送我,说“在泰国没买成,这块你肯定会喜欢!”唉,那块布好贵啊,她被斩了,可我现在看到那块布,就会想到她的憨傻和真挚,这样,被斩也算值回半价,对吗?

    另外一次也许可能是在香港?她逛书店,看到本做手工的书,那么厚的一本书啊,她吭哧着背回家来送我,在必胜客,拿着书我笑着,特别不忍心告诉她,这本其实我早已经有了。

    ...可是,她对我的好,我全部记住了,真的,现在想起来那种感动还很清晰。

     

    还有一个姑娘,其实我们是挺要好的好朋友。

    可我总觉得亏欠她,总觉得我对她的心不够她对我那么赤诚。她送我喜欢的香水,送我雅诗兰黛,送我幻彩流星,送我小木床和小木桌,送我漂亮的护手霜,送我书,陪我逛街,请我吃饭看电影。

    如果我在聊天时提到自己不开心,她马上就会说“我们下午出去喝咖啡聊聊!我请你吃晚饭!宝贝你想看电影吗?”

    ...我的付出总是赶不上她的付出的脚步,我对自己很失望。

    每一年我送她的生日卡片,写来写去老是那句“你在我眼里是最了不起的。”

    没说谎。她真的很了不起,当我灰心失望,只要想想乐观开朗她,我就会再次鼓足勇气。

     

    另外有一个姑娘,她像亲人那样。这么说妥当吗?

    我可以半夜打电话叫醒她对她说“我的博客又坏了!心情很糟糕!”,我可以在任何时间给她短信,把她拎出来帮我搞定各种技术问题。她出去玩,就给我寄旅行时捡到的小松果(收到时都碎了)/各种亲自刻的我爱看的碟片/茉莉绿茶/鲜花饼/书/小狗的照片/...只要我提到想要的,只要她给的起的,她到底给我寄过多少东西记不清了,更要命的是,她居然还写诗给我。

    这是爱吗?我不愿承认。

     

    还有许许多多,买了栗子等在我下班路上给我吃的/熬夜给我的圣诞娃娃做海报的/悄悄往我店里寄零食的/特意去各家出其布意买东西的/给我寄四川腊肠和闪亮亮的毛衣链的人/给我寄各种礼物的....你们这些好人们。

    我前半生所收到的,足够我幸福整个后半生了。

     

    ----------------------------

    可我又有点希望以上我写到过的所有人,最好都不会看到我的博客。因为那样我才不会感觉更加羞愧和难过。

    要知道,我辜负过很多人的情意,以前是,现在依旧是。

    大部分时候我都刻薄,冷漠,只想拥有,吝啬付出。

    一个人,要有颗多么温柔耐心的心,才会持之以恒对我那么好呢?

     

    前几日突然收到一本寄自“日理万机的人”“做梦都在想事情的人”“总在飞来飞去的人”“我从来不指望对方会把自己放在心上的人”的图案书,拆开时却发现是自己寻找了几年而始终未得的那本。

    我真想唱歌啊。

    真想送你些亲手做的温柔的小礼物,好让你以后看到我也不忍心生气。

     

    唉,所有的,对我那么好的人。

    默默又不求回报的人

    为什么想到你们,这些陌生的又不陌生的人,我经常会发出轻轻长长的一声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