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死在记账日 - [说话]

    2011年7月11日

    每个月的11号,记账日,我很痛苦。

     

    症状有:心跳加速/焦虑/脑子浆糊/手心出汗/口齿不清/短暂性失忆

     

    白天要先在工作室提早打印这一个月来的各种表格。

    晚饭后,抖抖索索地把表格递交给“财务总监”,然后他就板着脸严肃地进书房,把门虚掩上,开始在里面做账。

    我呢,就像家长等待高考儿一样,坐在客厅,有时也会谄媚地送点吃的进去。

    十有八九过一会儿他就会推门出来大声质问:

    “上海店的表格好像缺了一张?在10号和18号之前你是不是漏打了一张?余款对不上!”

    “你过来解释一下这边,厦门店这个数字怎么回事?”

     

    我迅速从凳子上蹦起来,夺过表格看,嘴上嗫嚅着,像拿着试卷企图解释的学生,小手虚弱地挥舞:

    “等等!不要吵我好吗?让我冷静地追溯一下这笔钱怎么回事....”

    “一定有些什么是我漏记了所以才对不平嘛”

    “可上次明明都是对起来的呀”

     

    真的好奇怪,其实每次我都会在工作室提前偷偷自己对着表格算,明明全部对得起来的。

    可账目到了神气的“财务总监”手里,又开始各种混乱了。

     

    在这残酷的一天...的晚上,常常会有许多钱对不起来。到最后,我一般都会被账目搞得泪流满面。

    你猜对了,我真的会哭。

    坐在木制小板凳上,拖鞋摔在一边,双眼放空对着轧不平的账目,又丧气又懊恼,不说话,泪流,这样。

     

    僵持十来分钟,冷场,冰冻,连猫都感觉到,擦边而行。

    直到最后,“总监”也觉得气氛一直这样下去可能会很难收场

    他就收起账本,虚情假意地走过来,摸一下我的头,假装很宽容地说:“好了啦,金无足赤人无完人,对吧?你已经很能干啦....这样好了..我做一笔虚构支出帮你把帐轧平就可以了..”

     

    你妹啊,不早说。

    金无足赤,人无完人,记账日的泪痕爬满腮。

  • 光阴眼中 - [说话]

    2011年7月11日

    贴两张有意思的照片

     

    先是第一张,2009年12月,北京,大河马家。

    摄影师:大河马

     

     

    然后这张,2011年6月,宁波,自己家。

    摄影:大河马

     

     

     

    人还是那个人

    相机也还是那台相机

    甚至连拿相机的人都没有换啊。

    可是看到了吧,总有一些微妙的小小的变化,很难表达。

    有没有人能用一句话概括啊?我看玄。

     

    不过这事儿真有意思。

    希望每隔几年,她都能给我拍这样一张照片。

    然后到60大寿的时候,做成GIF动画送给我。

     

    这个计划容我再考虑考虑,

    毕竟.....看着自己的脸慢慢变成脱水苹果,是需要很大很大很大勇气的。

     

     

  • 神怪 - [影像]

    2011年7月8日

    我有一个好朋友,她很迷恋跟神怪有关的故事。

    哈利波特,还有当地报张里提到怪物悬疑的案件。

    而且她在念书的时候,校园里居然有个湖,然后这个朋友在上课的时候就经常魂灵出窍,望着窗外开始幻想。

    “我觉得看着看着,湖中央的水面就会顶出一条龙啊。”

    “不是中国传统上的那种,是尼斯湖水怪那种样子的龙,明白吗?”

    “然后龙也朝着我看”

    “嘿嘿。”

     

    ---------------------------------

    我在去年的冬天,年三十,无意间拍了这张照片。

     

    一对巡山妖怪,高瘦嘟吧和矮胖嘟吧

    高瘦看上去个性不错,胆子小,吃的少。

    但矮胖才是队伍的主心骨,因为看到没有?武器由它控制。所以它是大队长,项目主管。

     

    这一对看上去似乎很像我和她的影子。

    有时候和她结伴走,朝地面看,就是这样。

    高瘦嘟吧和矮胖嘟吧常常顶着烈日,在鼓楼步行街觅食,寻找可以吃的人类。有时候还会和啸天犬“步行街小花”擦肩而过。

    得亏会隐身,好彩,小命得保。

     

     

     

     

    唉,其实就是一只卷笔刀和一杯咖啡的影子啦。

    每一天的日子就是这样,把无趣的现实稍微旋转一下,再裁剪掉一点,就慢慢变得有意思起来。

     

     

    神怪迷永远不缺乏快乐之源。

    -----以上图和文字,送给好朋友小签。

  • 白色器皿 - [影像]

    2011年7月8日

     

     

     

    烹饪和手工差不多,是非常私人的事情。

    要关起来,一个人,沉浸自己的世界里面。如果中途被人闯入,就容易破功。

     

    我享受这种“一个人去做的事情”。

    讨厌合作,比如“大家一起做好开心”,在我这儿就不是。

    做菜时不喜欢有人旁观,很流行的手工聚会好像也做不到。

     

    我是孤僻鬼吗?

    可仔细想似乎又不是,这真奇怪。

  • 待续 - [说话]

    2011年6月23日

    ...[全文]

  • 他想要什么 - [说话]

    2011年6月23日

    小时候,大人都说我“这小囡良心好。”

     

    五年级的寒假,被一个路边突然冒出来的流浪汉拦住。

    我没跑开,甚至还停下来仔细看了看。

    ---他手里捏着一张钞票和一只空盐水瓶,指指不远处的小店

    这个可怜的人,也许是想去买些东西,但被歧视和拒绝。

     

    我拿了塞过来的钱和瓶子,虽然疑问很多:

    “到底想要用钱买什么?”

    “肯定是液体”

    “酱油?可他有地方烧菜吗?”

    “是不是酒更适合流浪汉的个性?”

     

    沟通失败后,我还是按照我的判断买了,酒。

    故事里的流浪汉都不爱喝酒么?

    小店的老头儿也许认识这只瓶子,又也许瓶子实在太脏,因为他沽酒的时候狠狠瞪了我几眼,并努力不让沽酒的勺子碰到瓶口。

     

    当我把酒和钱交还到流浪汉手里,他打开瓶子,突然间变得很愤怒。

    他叫起来,面目狰狞。

    这次我跑了。

    可我不是因为害怕,而是感觉内疚极了。

     

    他站在路边披头散发衣衫褴褛挥舞着双手叫喊的样子,直到现在到前几天都会时不时从遥远的回忆里异常清晰地跳出来。

    每次他跳出来,我都会真心难过。

     

    “他到底想要酱油还是酒或是其它?”

    好良心有时感觉真的很无能无力。

  • 河马君 - [影像]

    2011年6月18日

     

     

     

    狗尾和歌都很好。

  • 日子(八) - [说话]

    2011年6月7日

    1、梦,是完全属于你又完全不属于你的东西,这感觉好微妙。

     

    2、有人问我“蜘蛛侠蝙蝠侠钢铁侠夜盲侠…所有的侠里你最想当哪个侠?”,我诚实地回答我想当林青霞。

     

    3、每一个幻想烫个卷儿就能变成梅格瑞恩的蠢女人,最后都只成为了一个头发看上去多很多的神情尴尬的方脑壳。

     

    4、何以解忧,唯有淘宝。唯有淘宝。唯有淘宝。唯有淘宝。唯有淘宝。 唯有淘宝。 唯有淘宝。 唯有淘宝。 唯有淘宝。 唯有淘宝。 唯有淘宝。 唯有淘宝。 唯有淘宝。

     

    5、“究竟” “难道” “呢”绝对是央10《走近科学》解说词中出现频率最高前三位。

     

    6、生活,就是为了“去了解”。

     

    7、电影看多了,总觉得转动汽车钥匙的那一瞬间会爆炸。

     

    8、萝卜,好看,你是小姐未出嫁;各种菜,唉,小姐心丫环命;蘑菇,你真可爱;平菇,装可爱,因为体积太大;虾和蟹,心思太活络,让我吃了你吧;莴笋,大气;芹菜,不大气;鱼,我下不了手;肉,肉是邪恶的,尽量不买;腌货,诱人,毒药; ---菜场就是江湖,就是红尘,爱恨情仇,你怎么逃?我不想逃。

     

    9、火车上,我的身边坐了一个年轻的小伙儿,行到半途,他掏出包包里头的笔记本电脑,打开某个文件夹,开始挑电影。眼见着他的鼠标在屏幕上移来移去移了好久都没选定,我终于忍不住了,说:“《叶问2》吧,就这部我还没看过。”

     

    10、乌贼看上去是个温柔的傻汉,章鱼不是,章鱼浑身都软,却那么邪恶。

     

    11、[恶趣味] 刚才有人问我:"你最喜欢看哪两类人谈恋爱?"我认真想了想,羞涩地回答:"和尚和公主..."

     

    12、烤牛肉需要拿出初恋时的爱和耐心。

     

    13、爱无公平可言,这也正是它的曼妙之处。

     

    14、淡青色长衫多好看,个儿高的男人穿上以后立刻人模狗样地又上了一个层次。

     

    15、猫的薄耳朵,边缘凉凉的,鼻尖也凉,且湿,有时它突然站立起来试探着和你对望,鼻尖扫过你的嘴唇,一阵眩晕。它的咕噜声那么性感,呼吸时带出来的,是太阳晒在木头上的味道。下辈子要和它恋爱,它生气时背起耳朵的样子像尊不容侵犯的神,好想偏惹它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