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窗-曾梦想仗贱走天涯
  • 同学会 - [说话]

    2013年1月15日

    那天去的路上还是留了点小心眼。

    不能太早去,早去了万一和不熟悉的同学面面相觑未免太尴尬;也不能太晚去,

    等大家都济济一堂了我再出现,目标太明显。
    所以,5点的晚饭,我准时到了饭店以后,去的大堂的洗手间上了个大号,出来,

    17:08分,完美!


    百合厅,整理下发型我推开门,两桌,已经有一桌坐齐整了,另外一桌三三俩俩

    ,很好!(再次为完美的时间点鼓掌)。
    不敢细看,有点突如其来的羞涩。只匆匆用余光扫了一眼坐满的那桌,发现居然

    有一大半认不出来,疑心是两个班级一起搞的同学会?边疑心,边走到没齐的那

    桌,就看到对面我的班主任。

     

    班主任,绰号山羊。
    初中那会儿他小小个,下巴留一小搓山羊胡子,教我们数学,简直烟不离手,有

    时一节课就得续好几根儿。我们都习惯了。
    直到现在,我那个“解”字的草书,还是模仿他的。
    他半个头已经白了,跟徐克(还是王家卫?)一样。
    不过看上去已经完全不凶了。


    为了迅速融入环境,我赶紧找到了当年玩得最好的女同学,小严,没变,烫了个

    头发,还是挺美。初中那会儿她是徐静蕾范儿,现在就是中青年徐静蕾范儿,穿

    了个貂毛领子的大衣(手感不错)。
    比较值得一提的是,初中时隔壁班的班长偷偷追她,老帮她(也帮我们)洗饭盒

    ,后来....他俩果然结婚了,我看了孩子的照片,像爸爸!
    孩子爸爸后来也来了,不过翩翩少年被吹鼓了....


    同学们陆续到齐,好吧,其实我在等一个人。

    别担心,女的。
    曾经的同桌,我叫她师傅,她字写得方正,到了初三我的字体就完全模仿她了。

    上课时我一人抄两本笔记,有时还帮着做作业,老师没看出来。
    初中毕业后她成绩一般,考到了绍兴的技校,最初我们还是通信,一次写十几张

    (疯了),她跟我描述技校里的坏孩子和怪老师们,说不完的话。
    就这么通信到第二年,我渐渐有了新的朋友,不再勤快回复她的来信,即使回了

    也敷衍了事。

    最后某一天,她给我写来一封信:
    “想必你已经有了更有意思的新生活,以后我不会再来打搅你了。”
    情人一样决绝。

    我想,这种微妙的感情,只有经历过青春期的女生才能理解吧?

    工作之后再家乡的超市收银台邂逅了她,她收我的银,我们讪讪地打招呼,互相

    客套地说以后联系哦。
    怎么联系,电话都没留。

    同学会那天,我一直在等她出现。

    酒席刚开始,我看到她来了,穿着可爱的粉色胖乎乎的棉衣,剪了个利落的短发

    。她的头发一直都特别黑特别亮。
    忍不住站起来朝她挥手:“我在这里!来这里!”
    她看到了我,和我目光相遇的那刻,我十万分地肯定,我们曾经断片许久的年少

    时的友情,再次续上了。
    她搬了凳子,坐到了我的身边。
    打了一下我的手。

    妈的,这感觉真好。


    好了,关于师傅的描述暂且打住。

    因为有个很好玩的同学上场了。
    我们叫他小郑同学吧。小哈比现在成了大高个,手长脚长,跟个食草蜘蛛似的。
    他的出现让两桌子人都沸腾了,为什么呢?
    因为小郑同学就是受气包儿啊,我们欺负他都成习惯了。

    酒席自从郑同学出现以后,就成了喜宴....
    没有新娘,只有悲催的新郎小郑。他需要把在座的每一个人都认出来,认不出来

    就得罚酒。
    最后的最后,小郑喝多了,热烈邀请一个外向且身材火辣的女同学当钢管,说要

    表演钢管舞。
    而当年他最惧怕的班主任,他的亲姑父,班主任山羊,坐在桌子尽头夹着一根烟

    ,笑眯眯地看着自己的侄儿。

    糖果。
    麦霸们开始飙歌了。
    硕大的包厢,依旧像以前春游那样,分成了几拨儿。

    成绩差到爆的小乐,唱张国荣居然唱这样好。初中时从来没有人考虑给他表现的

    积灰。
    小付很帅,这几年肝不好,换了一个。脸色有些黑有些差,可这不妨碍他是个绅

    士,下楼梯的时候朝我比了一个“你先”的姿势。
    小邵当年胖胖的,我喜欢她现在的样子,戴个黑框,都没化妆。怎么形容来着?

    对,知性啊。
    初中时保守的周,却穿上了短裙透视装,满头短短的卷发,整晚抢着话筒没怎么

    撒手。
    坏孩子郑成了当地的年糕大王,玩一会儿就抱拳说“各位,各位我先行一步,明

    天还得早起做年糕!”
    ....

    最后,组织者庄严宣布:
    “吃饭和唱歌,都由我们的乐总买了单。”

    乐总挺了不起的,据说网恋认识了白富美还特有钱(未证实)。我现在总结了一下,发现他就是那种“初中时成绩一般但情商很高所以毕业后混得挺好”的一波。

    曲到一半,乐总坐到我的身边半得意半羞涩地说:“我明年要去北京拍电影呢。”
    “啊?你演啊?”我大惊失色。
    “投资...我投资。”

    乐总的故事值得另写一篇。


    最后,来个稍微诗意的结尾吧。
    唱完歌,初中时关系还不错的那个男生,开车送我回妈妈家,然后两个人并排站在车边等她。
    路灯下,看到妈妈小小的身影,从黑暗里走出来,眯着眼睛看了好久,才叫出这位同学的小名。

    那一刻,好像又回到了初中刚毕业的那年暑假。
    感谢时光的奇妙,让我微博了几年以后,第一次有了140字以上的倾诉冲动。

    时光不再。

  • 腊梅 - [影像]

    2013年1月14日

    上午收到一个纸箱,貌不惊人

    却从里面掏出这样一束来。

    想起之前有人许诺说“今年一定要给你寄腊梅。”以为是随口一提,这种东西怎么邮寄?

    结果她居然真做到了。

    谢谢胭脂姑娘。

     

     

     

  • 鼓楼半日 - [影像]

    2013年1月7日

    第二天,雪继续下,和女友约了在鼓楼会面。

    停车,途中经过月湖,在这座亭子附近感受到特别静谧的气息。

     

     

    鼓楼。

  • 第一场大雪 - [影像]

    2013年1月5日

     

    雪下一夜,从阳台望去,好像一部电影的剧终时间。

  • 小目标 - [说话]

    2012年12月31日

    ...[全文]

  • 一个小心愿 - [说话]

    2012年12月30日

    2012年的最后几天,非要在人潮人海中开车去市中心,没有停车位,冒着随时被抄牌的危险。

    几乎不信,我因为这件东西朝思暮想了整整两年。

     

     

    恩,一面muji的小镜子,不算贵,可奇怪的是每次总会因为各种原因并没有买。

    但现在我拥有了,这感觉特别特别特别好。

     

     

  • 礼物季 - [影像]

    2012年12月27日

     

     

     

     

     

     

     

     

     

     

     

     

     

     

     

     

     

     

     

     

     

     

     

     

     

     

     

     

     

     

     

     

     

     

     

     

     

     

     

     

     

     

     

     

     

     

     

     

     

     

     

     

    ----------------------gegegegegege------------------------------------

     

  • 杂记-2012.7月 - [杂记]

    2012年7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