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完成的书单 - [说话]

    2011年2月23日

    晚上在微博,让路过的人帮我推荐“我觉得你一定会喜欢”的书。

    总结了留言里的书目,一部分已经有了,一部分没有但是肯定不喜欢。

    那些猜中我平时爱看哪种风格的书的人,还真是有点令人感动呐。

    不过还是要谢谢所有各位。

     

    三月底前的最后一次书的采购行动,明天就去买以下。

     

    《千江有水千江月》 萧丽红

    《陌生的阿富汗》 班卓

    《结,起点亦是终点》 杨柳松

    《雨天的书》  周作人

    《日本四季》 张燕淳

    《一朵桔梗花》 连城三纪彦

    《徒然草》 吉田兼好

    《禅的行囊》 比尔.波特

    《厨房里的人类学家》 庄祖宜

    《白云深处》 周语

    《我的小村如此多情》  伦茨

    《万物有灵且美》 吉米.哈利

    《陶庵梦忆.西湖梦寻》张岱

    《下厨记》 邵宛澍

    《洗涤衣物ABC》 池田书店

    --------------------------------

     

    最好别跟我提艾米,不喜欢。艾米,受不了,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红。

    还有那些个讲政治的,不喜欢。讲得再诙谐再轻松再浅显易懂,也不爱看。

    历史书如果讲得好,我爱看。

    绘本,不太喜欢。但是高木直子可以,不过话说回来,那么些年了,她怎么还是一个人住着啊,怪可怜的。

    穿越,不喜欢。因为写穿越写得好的,真的太少了。而且容易写得荒唐,而且很多作者爱卖弄辞藻,穿越书,我只推荐一本《步步惊心》,其他没了,真没了。

     

    -------------------------------

    在本月我看过的书里,有两本非常喜欢:

    杨葵的《过得去》和汪涵的《有味》

     

    -------------------------------

    求书单的过程,是个有意思的过程

    因为当你发现一个朋友(特别是陌生人),她喜欢的书和你喜欢的书几乎差不多时,心里就会有种很高兴的感觉。

     

     

  • ...[全文]

  • 桃木簪 - [影像]

    2011年2月9日

     

     

     

     

    古旧的东西,或者看上去古旧的东西,旧书,旧衣,旧章,一些旧物

    拿在手里摩挲,用在身上,总让人感觉舒服

    我羡慕古代的人

    看线装书,四时节气,吟词做赋,男耕女织

    这世界上的时间往前多走一秒,我们离最纯朴的平静就更远了一些

     

     

     

     

    某天,我的心突然奏起了奇怪的小鼓

    不急不缓,不紧不密

    但我知道,自己一定能够寻找到那贴最合适的药,吃下去,让那个声音停止。

     

    去旅行,然后把那面小鼓留在遥远的旅途中。

  • 蜉蝣 - [说话]

    2011年2月2日

     

    我曾设想过无数次和你们相遇的方式。

    但最终都不是。

    我也曾设想过无数次和生活相遇的方式。

    最终有些是,有些不是。

     

    偶尔浮光掠影的大把“得不到”和“已失去”

    还有手中想紧紧握住的那些“正拥有”。

     

    任何一次相逢 偶遇 相识 相知,都是奇妙的事

    似乎总在意料之外,又是情理之中。

    有人匆匆起笔,雪白纸张上留下墨点

    然后一切留待时光来书写和检验。

     

    谢谢每一个懂和不懂我的人。

    谢谢所有过往。

     

     

     

     

     

    如果我曾说过“愿你快乐”

    那是真心这样希望。

     

  • 枕草 - [说话]

    2011年1月29日

     

     

     

        “桃花这时初开,还有杨柳,都很有意思,自不待言说。又柳芽初生,像是作茧似的,很有趣味。但是后来叶长大了,就觉得讨厌(不单是柳叶),凡是花在散了之后,也都是不好看的。”-------《其三.三月三日》

     

        “怀念过去的事是:枯了的葵叶,雏祭的器具,在书本中见到夹着的,二蓝以及葡萄色的剪下的绸绢碎片,在很有意思的季节寄来的人的信札,下雨觉得无聊的时候,找出了来看,去年用过的蝙蝠扇,月光明亮的晚上,这都是使人记起过去来,很可怀恋的事。”

    -----《第二十八段 怀恋过去的事》

     

         清少纳言的《枕草子》,真的很适合边抄边念。如果能用毛笔的蝇头小楷,更好。

         关掉电视,端坐桌前,像个学生仔。

         我想努力克服自己写字时的两个毛病。一个是容易越写越快,越写越潦草匆忙;第二就是字迹慢慢向右上方倾斜。后者是成年以后才行成的问题,而且大都出现在硬笔时。我写毛笔就很规矩,像是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花在散了之后,都不好看。”

         还有一句:“春是破晓时分最好。”

         书里面喜欢的句子,实在太多了,就是可惜手里拥有的这本,印刷和版本都不好。

     

         组装刺绣架子,温水手洗衣物带来的幸福感,浇花,泡茶,慢节奏的音乐和松露巧克力,这是劳动后的周末。

         我想我自身正在产生一种抗体,抵御这个烦躁季。

     

  • 能饮一杯 - [说话]

    2011年1月28日

    我是这样想的---

     

    想去一个不算太远也不出名的安静的山里,最好是冬天,我们开车去。

    把车停在山脚下,沿着弯弯窄窄的羊肠路往上走,就像小时候那样,专注地走,一心只是想玩一玩地走,路别太陡,别太滑,灌木上要有点蓬松的积雪。

    空气清冷,呵出来的气在唇边化成薄薄的雾。

     

    花几个小时才慢慢走到山顶。

    山顶最好有一个小小的茶馆或者寺庙,人非常少,却有露天可以坐坐的地方,有小巧稚朴的炉子用来烤手和脚,不至于太冷。有黄狗或猫蜷在身旁。

     

    我们点壶茶,其实最好是黄酒,再来几个干净的小菜,旁边有一两株黄腊梅,能闻见淡淡的香。望着遥远的群山,山尖全是迷蒙的白雪,天空是亮蓝的,偶尔有寂寞的鸟飞过。

     

    等喝到微醺时,再说一些从未彼此袒露过的话。

     

  • 湖不语 - [影像]

    2011年1月25日

     

     

     

     

     

    当日天气真好,不冷不暖

    有糖霜色的冰面/飞掠过的黑色的鸟/沉默安静的墙/

    但最动人还是和你一起走过积雪的湖边

    你笑起来的表情就像个孩子

  • 刺绣所要表达的 - [说话]

    2011年1月17日

    昨天决定了,在可怕的到处咚咚呛鞠躬敬礼的年到来之前,我务必要搞一个大点的绣架。(如下图)

    --务必。

     

     

    小的时候,身边有好几个阿姨都会刺绣,用的也是这样的大绣架。其实我妈也会,但是她经常用圆圆的那种小绣綳,看过去不威风。

    那时没有电视,也没有音乐。

    安静的下午,一群人,大家都很严肃,不讲话,只看见细细的针飞上飞下

    绣花针穿过被绷紧的布,发出的那种声音,你听过吗?

    像一种鼓声,很轻,很撩人。

     

    她们绣得最多的是牡丹,月季和金鱼。花好月圆,才子佳人。

    但这次我则要绣一个乱七八糟无主题,春节无主题。

     

    不加以任何目的的手工,才是最美好最纯洁的手工。不为了出售,不为了赠与,就是为了在漫漫时间长河里打发掉一些。

     

    看了最上面这种照片,就好想隐居山林啊。

    赚足够的钱,然后远离俗世纷争。

     

    地球太危险,何以解忧?唯有归隐。